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猛虎嗅蔷薇

算起来,唐尼已是第76代福尔摩斯了——他的75个前任,留下的电影就有211部。但如果说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福尔摩斯的形象不外乎两个。
1939—1946年,一个叫拉思伯恩的家伙,连演了14部福尔摩斯电影,片中他几乎永远一副“格纹斗篷+格纹猎鹿帽”打扮。这套专用战斗装备,后来就跟超人的内裤、孙猴子的虎皮裙一样,成了注册商标。直到1984年,杰里米•布雷特颠覆了这个形象。他很少穿斗篷、戴猎鹿帽,因为他知道,在伦敦城里,这副打扮就跟“犀利哥”一样拉风,而作为一个侦探还是应该低调一点。他把福尔摩斯改造成了戴礼帽、穿燕尾服、手持文明棍的英国绅士,把这个侦探演绎地像奥黛丽•赫本一样优雅——布雷特曾因长得酷似赫本,得以在《战争与和平》中出演赫本的哥哥。他几乎一出现就征服了所有的侦探迷,如果说别人是在演“福尔摩斯”,而他就是“福尔摩斯”。

        热爱侦探推理片的观众不少,大都对自己的智商报有信心,喜欢和片中的人物一起动脑筋,看到一半就想把大反派揪出来。可偏偏盖•里奇的这部《大侦探福尔摩斯》要让他们失望了,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的型男搭档,纯粹是用来“看”的,不需要动脑子,因为坏人早就自我暴露了。案件的破解,并非源自杰瑞米•布雷特那种自信笑容后的推理,而是靠唐尼的拳头,一场场打出来的答案。船厂和伦敦桥上的肉搏战很精彩,却无法掩盖推理环节的薄弱和缺漏。也许会有人辩解,这个电影版改编的是漫画,而不是柯南道尔的原著。如果这样理解,倒不如把主人公改个姓名,搬出贝克街,另造一套新的侦探传奇。

连盖•里奇也承认,布莱特无论是气质,还是外形,都最忠实原著。因此在选角问题上,相信里奇经历了和当年李白一样的苦恼: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而就在此时,一身钢铁战袍的唐尼找上门来。据说一开始,里奇嫌唐尼有点老,因为剧本设定在1889年前后,福尔摩斯35岁,而唐尼已经44了;但这点理由在《钢铁侠》全球热卖的重磅炸弹面前,是软弱无力的。何况唐尼为表诚意,更是只身前往里奇家中一夜长谈,两个不羁的男人就此一拍即合。

看完这个版本的《福尔摩斯》,观众们会对自己的智商很“满意”-大侦探也不过如此,像个热血刺头那样误打误撞,打完了再回想,才发现自己的“大烟枪”很值钱,对面的敌人很笨拙。

在剧情上,我也做了些小小的考证,希望有兴趣的朋友来补充:
●本片故事发生的时间,大约是1889—1890年。这期间,华生与梅丽•摩斯坦小姐结婚后,离开了贝克街。而福尔摩斯在《波西米亚丑闻》中,认识了艾琳•艾德勒;其后侦破了“红发会案”,而本片中艾琳要福尔摩斯找的正是一个红头发侏儒;接着,福尔摩斯和华生为追踪莫里亚蒂教授,去了欧洲,这应该是续集的故事了。

也可以说,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英雄,盖•里奇并不想重复前人不紧不慢的老故事,推理侦破也并非他的强项。《大侦探福尔摩斯》作为一部好莱坞娱乐大片,做到了元素丰富,节奏紧凑,主角也足够票房号召力。侦破片中常常出现的“场景重现”手法,在盖里•奇手中变成了展示动作的耍酷场景。唐尼版的福尔摩斯,也成了他手中的一颗玻璃弹子,在充满偶然性的台面上冲撞,无法把握住案件的走向,甚至还要像《亡命天涯》里那样沦为通缉犯。盖•里奇尽量保留了自己的风格,但抛弃了多线叙事,又弱化了反派智商的局面,还是沦落到好莱坞的俗套里。一出场就惊艳狠辣的艾琳,在随后的剧情中却变得柔弱,更像是个“邦女郎”,而此刻的福尔摩斯,则真是被007灵魂附体。布莱克•伍德的邪教团体,论玄机也就是《达芬奇密码》的级别,故弄玄虚不堪一击。惊天阴谋漏洞时出,严密推理只供调情,兄弟情谊若即若离,反倒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莫利亚地教授,给续集留下了些悬念。

看完电影后,我不得不羞涩地承认,我被唐尼这个老男人征服了。我又找出了布雷特当年的影像,像看前女友的照片一样,匆匆扫了两眼,然后绝情地扔进“回收站”:从此我心中的福尔摩斯,属于唐尼。喜欢唐尼什么呢?说不清,就觉得他花白的拉碴胡子,是他身上最性感的毛;用弹“冬不拉”的指法,弹(不是拉)小提琴,散发着气死帕格尼尼的艺术气质;甚至喜欢他乱蓬蓬的头发,略显松弛的眼袋,废品站似的卧室……就像女人喜欢闻自己男人的臭脚丫。现在这个时代,老男人越发吃香,四五十岁迷死人,想那18年前的“卓别林”怎比得上如今的唐尼?如今的他,即使一身胡铁花的打扮,也能演出楚留香的气质;一个醉眼惺忪的眼神,都能让你心头鹿撞。

Luc,2010年2月
平媒稿

本片一出,腐女当道。毕竟,盖•里奇都亲口承认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关系有些微妙,有那么一瞬间他们会爱上彼此。一时间,腐汁四射……其实,里奇这次施展的是吸星大法:《叶问》火爆了,他就让福尔摩斯耍咏春,来讨好中国观众;丹•布朗红透了,他就让侦探去对付神棍,福尔摩斯分析黑魔法地图那场戏,与《天使与魔鬼》何其相似。

福尔摩斯的形象,随着时代的发展一直在变化,但作为传奇的人物,自然比生活中碌碌无为的男人强百倍。盖•里奇版的《大侦探福尔摩斯》,就在这种对“精英男”的渴求之下,也急急忙改头换面上场了。优雅的叼着烟斗,头戴猎鹿帽,手拿放大镜的绅士侦探已经过气了,取而代之的是身手矫捷,莽撞粗鲁,肌肉也无比发达的小罗伯特•唐尼。福尔摩斯的助手华生医生,更非老迈臃肿,思维迟钝。蓄上小胡子的裘德•洛,英明且沉稳的气质,甚至抢了玩世不恭的主角的风头。为了如今观众的口味,兄弟义也能拍出断臂情,行动总是最潇洒的。拍《卓别林传》没能火起来的唐尼,靠着一个放荡耍酷的漫画角色“钢铁侠”,顺利重归了一线。这股子劲头,再蔓延到一百多年前的伦敦,赚的可是今天的美元,哪管他是否符合历史背景和原著定义。

●艾琳•艾德勒的照片。影片中,艾琳几乎是从天而降,她与福尔摩斯的暧昧关系,只是在台词中一笔带过,并且与原著完全不同。不过有一个细节,可能只有骨灰级书迷才能会心一笑:福尔摩斯乘艾琳不注意,赶紧将摆在床头柜上的艾琳的照片盖下。
原著中艾琳是福尔摩斯唯一倾慕的女性,因为在那场斗智中,艾琳占了上风,让福尔摩斯从此不敢嘲笑女人的智商。而破案后,福尔摩斯得到的酬劳就是艾琳的照片。
尽管原著一再声明,福尔摩斯对艾琳的感情无关乎爱情,但很多电影都饶有兴致地拿这做文章。毕竟,不是所有的观众都非“腐”即Gay,让福尔摩斯过上《史密斯夫妇》式的幸福生活,也能让影片多一分喜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