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来就是孤单

  “我以前想过无数次这个时刻了,想象我们坐在这里的对话。”
  “你想说什么?”
   “我都忘记了。”
   “没关系,人人都有那么一天,记不住事情。”

电影给我们讲述的是一个孤独男人的故事,男主角乔治·克鲁尼扮演Ryan是一名职业转换顾问,说白了,就是裁员专家。这项工作要求他必须麻木甚至冷酷无情,同时也要求他变成“空中飞人”。瑞恩有大半部分的时间都在云层上度过,这使他即将达到美国航空公司的飞行里程碑——一千万飞行里数,历史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六个人取得过这样的成绩。
  
Ryan一直孤独的走着,孤独的住着酒店,他喜欢这样的孤独,他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所以当娜塔莉出现时,他愤怒了,因为他要改变,其实他害怕。害怕这种孤单被打破。
  
很多人跟我说,他们总是害怕一个人在家,害怕一个无法说话。但是,我发现对我来说,一个人真的不是问题,或许我很适合做Ryan那样的人,就如Ryan说的不管怎么样,每个人最终的结局都是Die
alone,那么是不是每个人都应该过好现在?是的,至少我认为是的,那么过好现在的方法是什么,我想引用当年明月的话,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度过这一生。
  
如果影片是Ryan一直在飞,一直到死,那么就太COOL了。但是电影是需要爱情这个永恒主题的,不管是甜蜜或苦涩,Alex的出现,Ryan终于想settle
down,他的心变了,从那种飞行的孤独变成了落定的心动,然后被无情打击。最搞笑的是,当他认识到他只是Alex的插曲的时候,恰恰他的飞行里数到了一千万英里,当他一直的梦想成了现实时,却苦涩得说不出。
奥门永利误乐域,  
回归孤单,或者是他的归宿,或者是每个人的归宿,或许有人一生陪伴在你身边,但终究,Die
alone。
  

  男人们都是天生的彼得潘,游离,任性,害怕承诺,拒绝成长,永远游戏人生。可容易的是一时,难的是一世,时间与死亡就黑夜小巷站你身后的怨灵,看不见摸不着,可往往在不知不觉间溶入你的骨骼侵蚀你的容颜吞噬你的梦想,而那轮叫做“现实”的太阳会用炙热的光芒燃烧你用蜂蜜做成的翅膀,让你从天空中狠狠坠落,再也无法飞翔。
  可终究还是有人成功逃脱了岁月的魔掌。这个叫瑞恩的男孩或男人,他逃离地面,把自己包裹在空中,不停的转换城市转换季节来躲避时间女神的的搜捕。而飞机是他的永无岛,他用积累飞行里程的方式妄图换取把名字铭刻在机身上这样的永恒。
  恰好我们生活在一个轻化量的卡器时代,满汉全席变成浓缩胶囊,皮具变成保暖内衣,电脑变成笔记本,胶卷卡片机变成数码傻瓜机,连虚幻的网络都将变成能随身携带的第六感科技。金钱,身份,地位甚至都化成了薄薄的一张张卡片。东西越来越小,背包能装下的越来越多,人的欲望反而越来越大,房子、汽车、IPOD、工作、健康、爱、小三、基友,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想舍弃,所以反而负重越来越沉,走的越来越慢,死亡也就来的越来越快。躲在云层之上的瑞恩俯看着这些自我束缚的人们,笑这些凡人的庸碌,他把自己的背包一倒而空,居所、家族、伴侣什么的都可以抛弃。只不过当身体越来越轻盈,灵魂漂浮的越来越高,在那云层之上的彼端,空气渐渐微薄,呼吸开始有一点困难。
  他是普通人中的怪物,是成人中的孩子,是失业人中的裁员者,是人流中的逆行者,是住在空中的地禽,是迷失在美国的美国人。可是孤独吗?需要陪伴吗?想要真心的交流吗?不,这样高速的生活哪有时间去忧伤,孤独只不过是日常中的调味剂,永久的是变换的旅程,而路过的每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聊天,何况他想他已经找到了永恒的玩伴,这样一个和他一样迷恋飞行风景的女人才配的上他,毕竟只有同样是雄鹰才能比翼双飞。但他终究还是错了,她其实是一只风筝,脚下有那根线牢牢的栓住自己,才敢放心大胆的迎风飞舞,因为她知道,终究有回的去的地方。
  而他是只无脚鸟,
没有停歇,没有终点,只有选择不停的飞翔,当他落地的时候,就是死亡。
  于是到最后,和所有彼得潘们的故事一样,他的温蒂们都离开了他,只剩一个人站在自己的孤岛上,可他知道,正如1900踏上了陆地,体会过了把站在地面上的塌实与安稳以后,他就已经不能再是带着翅膀的小飞侠了。那对平凡生活的倚赖和向往,正如同希腊神话中的巨人安泰,只有当他把双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才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最真实的呼吸,正是因为明白了有死亡的隐影方能知晓活着的伟大。
  你看,永恒的东西其实是虚无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