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16年度田野考古交流会在临淄工作站举行【奥门永利误乐域】

北部发掘区航拍图

  曲阜周公庙村西夯土建筑基址位于鲁国宫城的西南部,勘探发现春秋至唐宋时期夯土基址11处,典型灰坑15个,墓葬8座,井3个,窑1个,路3条,沟1条。主要遗迹为春秋和汉代的大型夯土基址,战国时期墓葬以及唐代壕沟。该区域在周代活动以少量夯土建筑和墓葬为主,汉代营建多处夯土建筑并进行大规模土地平整。通过勘探对此区域的文化内涵和遗迹分布有了初步认识,证实与其东北部的宫城区联系密切。

 

奥门永利误乐域 1

沟2平面与剖面

版筑内台西侧车辙痕迹
 

F16平面图

奥门永利误乐域 2

 

榆林遗址全景

 

 

城墙与城壕剖面图

 

奥门永利误乐域 3
 

 

  南侧出入口两侧为大规模夯土建筑,具体形制有待进一步的考古勘探工作。
 

后李文化墓葬

奥门永利误乐域 4

城子崖遗址岳石文化城墙内壁
 

  在发掘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墓地的南部兆沟,其余三个方向的兆沟因取土破坏未找到。通过打破关系跟出土器物判断,墓地北部的墓葬年代应为西汉末期,往南墓葬年代随之变晚,年代为新莽时期及东汉。

 

 

 

奥门永利误乐域 5
后掌大墓地全景

奥门永利误乐域 6

奥门永利误乐域 7

奥门永利误乐域 8

奥门永利误乐域 9
 

 

东周墓葬示例

 

发掘区被占压示意图

(责编:李来玉)

  宋金墓葬中大型带壁画石室墓1座、台阶墓道砖室墓10座、砖椁墓1座。砖椁墓:用青砖砌筑方形墓椁,内摆放散乱骨架,不见器物。应为迁葬墓。砖室墓:用青砖垒砌而成,南向台阶短墓道,弓形墓门,雕砖门墙门楼,门外用青砖封门。短甬道。扁方形墓室,四壁用青砖砌筑斗拱、门窗、灯台,有的砌筑有棺床。骨架摆放在棺床上或墓室底部。少见器物。皆为迁葬墓。大型石室墓位于墓地的北部地势高处,用拆解的汉代画像石墓石板砌筑而成。南向台阶墓道,南向墓门,石头雕刻门扉两扇,弓形顶南北长甬道,东西两侧砌筑平顶耳室。墓室位于墓葬的北侧,有墓室门与甬道相通,门扉两扇,同墓门。正方形墓室,下砌底座,直立石壁,上筑过梁,顶部用八层石板垒砌八边形穹窿顶,上盖藻井石。存彩色壁画五副,分布在墓室门两侧和其余三壁上。墓门两侧各绘一立人,东壁绘宴饮图、北壁绘侍寝图、西壁绘游乐图,墓室顶部原有红色彩绘,仅存零星斑痕。石室墓在墓门外出绿釉瓷碗2件,内有毛笔红色颜料。墓内出崇宁元宝5枚,该墓的埋葬当在1102年或以后,为北宋晚期墓葬。墓内骨架散乱,由于盗掘,位置及葬式不清。其埋葬性质无法确定。

奥门永利误乐域 10

  城墙解剖探沟纵跨城内居住址、城墙和内外壕沟,长122.70米,宽4米,由南向北分成4×10米的12个方。方向15˚。此处城墙由内向外,由低向高,计6次建筑活动,总宽38米,现高7.5米。结合这六块城墙和城濠出土遗物和对应关系,夯、筑工艺及相关层位,把城墙初步定为六期。城墙相关层位关系丰富,共五组:春秋中晚期Y1→二期城墙(含春秋中期陶片)→春秋中期H30→H20→春秋早期晚段H21→生土;二期城墙→M17→一期城墙(出土春秋早期陶片)→Z1、早期活动面和堆积(含春秋早期陶片)→生土;G2(城墙顶部外侧排水沟,战国中期)→五期城墙;G5(战国晚期)→五期城墙,应于六期城墙对应;G3(战国末期)→墙、濠之间隔断,为最晚期单位。城墙始建年代为春秋早期,堆筑,叠压春秋早期堆积、活动面和灶址。此后又有春秋中期、春秋晚期、战国早、中、晚期城墙。可与鲁僖公筑城、越国北上、楚国灭鲁等历史大事件相对应。城墙堆夯筑方式由堆筑、集束棍夯、圆头单棍夯到平头单棍夯。此处战国早期出现穿棍,除了早期堆筑城墙外,均分段版筑,总体呈现下部倾斜堆筑,上部平夯的特点。城墙下部及内侧遗迹丰富,有陶窑址、灰坑、水井、墓葬等。是一处春秋早期到春秋晚期生产活动为主的遗址。

奥门永利误乐域 11

金代砖室墓
 

粉庄墓地发掘区全景

 

 

奥门永利误乐域 12

北台上遗址发掘区全景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已举办多年“田野考古交流会”,此次为鼓励大家畅所欲言、自由交流,以座谈的形式举行,要求各位田野考古工作人员结合主持或参加的工作项目,除介绍各自工作的收获外,重在梳理实际工作的思路、方法,总结经验或不足,提出问题或建议,也可结合自己的有关研究兴趣或研究心得,自拟题目,向大家进行介绍。期间还将邀请国内多名专家学者带来精彩专题讲座。

奥门永利误乐域 13

 

  党浩介绍了淄博张冉墓地的发掘成果。张冉墓地位于淄博市张店区傅家镇张冉村东200米,孝妇河西岸,为河旁台地遗址。2010年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遗址南北长550米,东西宽150米,面积约8万平方米。为配合张店区马南路工程建设,2016年7-10月对该墓地进行了发掘,共清理80座唐至清代的墓葬。唐代墓葬4座,分砖砌与石砌两类,出土铜镜、铜钱、瓷器、陶器等随葬品。宋金元时期墓葬50余座,形制有长方形砖椁墓、带墓道砖室墓和土洞墓三类。随葬品有铜钱、瓷器等。瓷器多为磁州窑系。明代墓葬10余座,主要是带墓道砖雕壁画圆形穹隆顶墓,部分墓葬绘彩画。随葬品有瓷器、铜钱等。清代墓葬10余座,多为砖砌并列双室墓,夫妻合葬,两室之间联通,顶有券顶和石板覆盖两类。随葬品有铜镜、铜钱、瓷器等。墓地时代延续时间较长,排列有序,应为各时代家族墓地。

奥门永利误乐域,  董文斌《齐故城小城北门遗址的发掘与勘探》
 

大汶口遗址全景
 

 

奥门永利误乐域 14
奥门永利误乐域 15

大型夯土基址

后李遗址全景

 

 

  朱超《枣庄东江遗址发掘收获》
 

北朝石碑

奥门永利误乐域 16

 

L1南部通道剖面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已举办多年“田野考古工作汇报会”,此次为鼓励大家畅所欲言、自由交流,特改成“田野考古交流会”,以座谈的形式举行,要求各位田野考古工作人员结合主持或参加的工作项目,除介绍各自工作的收获外,重在梳理实际工作的思路、方法,总结经验或不足,提出问题或建议,也可结合自己的有关研究兴趣或最近的读书心得,自拟题目,向大家进行介绍。

汉代墓葬

奥门永利误乐域 17

墓葬示例

墓葬砖雕壁画

  2017年9月,为配合枣庄庄里水库基本工程建设,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对其东台地进行考古发掘。同时受省局委托,我院选定该遗址作为山东省第四期文物干部田野考古技术培训班实习地点,学员以各地市文博单位业务人员为主。

 

岳石晚期北门城墙与廊柱(上北)

铺石地面及夯土台基

奥门永利误乐域 18
 

佛教造像

奥门永利误乐域 19
 

奥门永利误乐域 20

奥门永利误乐域 21

  韩辉介绍了2016年鲁故城北东门及北城墙考古新收获。鲁故城北东门位于曲阜市北部鲁城街道盛国寺东北。对城门东部墙体剖面进行刮面,可分为5期:一期为春秋早期,二期为春秋中晚期,三期城墙推测为战国早中期,为春秋时期城墙向外增筑扩建形成,四、五期城墙为战国中晚期。城门豁口处发现宋、元、明、清路土,呈路沟状,路面上见有数道车辙痕迹。城墙内侧发现有相关春秋早期至汉代灰坑、墓葬。对北城墙的发掘选取在北东门东部150米处,主要发现有春秋-战国城墙、春秋至战国晚期外城濠,战国晚期内城濠,城墙顶部东西向排水道,及鲁故城东北角居住址相关的灰坑、墓葬、窑址等。

北宋壁画墓

奥门永利误乐域 22

发掘区

奥门永利误乐域 23

  北侧出入口位置道路变宽,有较大区域均为路土,根据勘探可知北向有三条道路,一条为靠近城墙,与城墙走向一致,宽度较窄,堆积较薄;一条为东北向,道路较宽,堆积较厚;一条为偏西北向,依走势应通往大城西门。

 

奥门永利误乐域 24

 

奥门永利误乐域 25

 

奥门永利误乐域 26

前台墓地全景
 

 

 

奥门永利误乐域 27

第4发掘区墓葬

 

  王龙汇报了枣庄前台墓地的发掘情况。前台墓地位于滕州市羊庄镇前台村东南近200米处,地处山前台地。为做好庄里水库工程区的文物保护工作,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滕州市博物馆对墓地大坝占压区进行了勘探和发掘。考古工作共持续约六个月,发掘墓葬315座,出土文物近千件。汉墓294座,年代为西汉晚期至东汉中期。形制多为石椁墓,部分石室墓,少量侧室墓和土坑墓。墓葬多东西向,极少南北向。部分墓葬带画像石,多集中于石室墓横梁、墓室后挡板及前堂,少量位于石椁墓两段挡板内侧。画像内容多铺首衔环、穿璧、鱼纹、树木、几何纹和人物等。出土器物以陶器为主,器形有罐、壶、鼎、盒、奁和灶等,另出有部分铜盆、铜镜、铜带钩和铁长刀等器物。另有明代中期墓葬21座,多石椁墓,少量石室墓。出土器物有瓷罐、瓷碟和铜钱等。该墓地墓葬形制多样,结构具有特色,出土文物较多,为鲁南地区汉墓研究提供了新材料。

奥门永利误乐域 28

周公庙西夯土建筑基址出土石壁

奥门永利误乐域 29

奥门永利误乐域 30

奥门永利误乐域 31
 

奥门永利误乐域 32

 

奥门永利误乐域 33

 

  王子孟介绍了临淄粉庄墓地的发掘情况。粉庄墓地位于临淄区齐都镇粉庄村,平面略呈东西长,南北宽的长方形,面积约为27000平方米。本次发掘共布设10×10米探方近180个,总体揭露面积近18000平方米,目前已清理墓葬560余座,形制包括砖室墓、土坑墓、瓮棺葬和砖椁墓,另外有灰坑56座、井49口、沟8条、路2条,出土陶、铜、骨、铁、石等各类文物小件近1000余件。根据墓葬形制和随葬品组合特点来看,绝大部分墓葬应属东周,初步观察以战国早中期的墓葬为多,少数墓葬为隋唐和宋金时期。不同时代、不同类型墓葬清楚的分区、分群现象,个别墓葬的分组排列和明显的打破关系,表明特定的墓区是合理规划的家族茔地。

  为配合大汶口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接续2016年的发掘任务,对大汶口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朱超汇报了章丘榆林遗址的新发现,以及章丘城子崖遗址A1-A5探沟的复掘情况。榆林遗址位于济南市章丘区绣惠镇榆林村南500米处,西侧紧临绣江河。遗址内堆积丰富,普遍厚约1-2米,时代自早至晚分别为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早商、东周、唐、宋金、明清几个阶段。其中龙山、岳石、东周时期堆积最为丰富。遗迹可分为灰坑,房址、墓葬、灰沟、壕沟、夯土基槽几类。根据发掘及勘探情况来看,已揭露的岳石文化壕沟为门道北侧端头局部,壕沟内壁局部及底部铺砌石块。首次开挖于岳石文化时期,早商时期仍可能在使用,至春秋时期弃用并逐渐填平。夯土基槽位于壕沟西侧,其东侧局部被壕沟打破,方向大致呈东南-西北向。经局部解剖可知,该基槽为分段夯筑而成。通过分析壕沟与夯土基槽的位置及相互关系,基本可以确定两者并非同时使用。本次发掘虽只是揭露了该遗址的冰山一角,但夯土基槽及铺石壕沟的重大发现为认识遗址内涵提供了重要线索。

奥门永利误乐域 34

 

  为配合鲁南快速铁路客运通道莒南段工程基本建设,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17年12月至今对址坊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本次发掘清理面积450平方米,共布5米×10米探方9个。已清理灰坑11个、灰沟2条。除1个灰坑属于周代外,其余遗迹皆属龙山文化时期。龙山文化时期灰坑形制均不规整,沟1和沟2均为南北向,沟1宽
9.6—14米,深0.7—1.38米,填土可分5层,时代跨度从龙山文化早期至晚期早。沟2宽7米,深2.5米,填土可分为5层,时代约属龙山文化中期。主要出土有陶鬶、罐、盆、甗、壶、高柄杯、单把杯、觯形杯、圈足盘、鼎、纺纶等残片。陶器陶质以夹砂为主,少量夹细沙和泥质,陶色以灰黑、黑陶为主,少量红陶和白陶。

奥门永利误乐域 35

西城墙残迹

奥门永利误乐域 36
奥门永利误乐域 37

壁画局部

  孙启锐以《关于海岱地区新石器文化绝对年代的一点思考》为题演讲。他指出目前海岱地区新石器文化已经建立起较为完整的文化序列,但其绝对年代存在三个问题,一是测年数据本身存在问题,二是用最新的高精度年轮校正曲线对原来测年数据进行校正,比原来的结果要早,三是新的测年数据普遍偏晚。以后李文化为例,因使用的半衰期不同会导致二者的测年结果相差约3%左右,而北辛文化上限测年的不确定值偏大,大汶口文化的66个测年数据中有29个被剔除,这便导致测年地域代表性不够。随着校正工具的发展,对目前的测年数据进行重新校正,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的绝对年代大约整体偏晚200年左右,后李文化的年代大致不变,但其上限年代或可提前,而北辛文化的测年数据较少,还需要更多的工作来补充。

 

墓地发掘区全景
 

奥门永利误乐域 38

都北遗址出土陶鹰形灯

 

 

奥门永利误乐域 39

奥门永利误乐域 40

 

  李宝军介绍了东阿大秦寺院遗址工作收获。大秦水库位于东阿县铜城街道大秦村,水库在施工过程中发现地下埋藏文物,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东阿县文物管理所的配合下进驻现场并组织发掘。在前期的工作中,初步探明水库内存在一座寺院遗址和一个村落遗址。寺院遗址东西宽约100米,南北长约90米,延续时间可能从北朝直到五代宋初,期间经过多次兴废,最后一次废弃后被黄河淤没。遗址内发现有北朝碑和石造像底座,石碑为功德碑或神道碑,以记载碑主生平为主,从碑文看碑主均担任过济州刺史一职。遗址内发现的唐代遗物主要有造像、御制讃文碑、灯幢底座、瓷片等。从目前布局来看,保存最为完整的西半部分应是后周的建筑,整体布局以中轴线为中心分布有山门、厢房、大殿等建筑,院落内可见成排树桩,应为行道树。中轴线上出土后周广顺元年的香幢,香幢仅存幢身和八角底座,幢身刻有碑文,碑文记载了广顺元年郓州卢县市户李茂殷严训等镌造天齐大王行宫殿前石香炉一座永为供养事,后刻《大威德炽盛光真言》。大秦佛寺遗址是一处延续时间较长的寺院遗址,期间历经兴废,北朝就已出现,大概在宋代废弃。这也是目前我省所见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寺院遗址。遗址内出土的北朝碑刻、石造像在鲁西地区属于首次大规模发现,填补了该地区的佛教考古空白,对于研究南北朝时期的佛教传播、水文变迁、天齐信仰均具有重要意义。

隋代瓷瓶

奥门永利误乐域 41

 

  高明奎介绍了大汶口遗址2016年度的发掘成果,并重点讲解了工作思路与想法。本年度共清理大汶口文化房址6座,大汶口文化灰坑10多座,龙山文化房基1座、灰坑40多座,清代灰坑10多座,尤以F10与F11的发现最为重要。F10呈圆角长方形,面积约27㎡,墙体建于基槽中,门道位于西侧偏北,室内活动面经过烧烤处理,活动面以下为垫土层,活动面之上保留有大量坍塌的墙体和屋顶。F11为方形地面式建筑,面积约50㎡,墙体筑于基槽之内,还残留有若干小段原始墙体,墙芯内部发现有小柱洞分布。室内活动面经烘烤烧结而成,活动面上摆放有陶器和石器。门道位于房址南侧,灶紧贴西墙而建,由矮墙形成独立的操作空间,平面略呈方形。他指出,在发掘过程中必须仔细辨认每块堆积的范围及相互关系,清理大范围的堆积时,不同探方尽量保持同步进行;注意关键面或关键堆积的寻找与确认,如房基的承托面、房内外的活动面,以便更准确把握房基间的关系、房基内外堆积的联系,对大范围红烧土堆积更要精细清理,另外还要加强网络技术在田野考古中的应用。

 

奥门永利误乐域 42

奥门永利误乐域 43
 

 

探沟发掘工作照
 

 

发掘现场工作照

奥门永利误乐域 44

  小城北门遗址为齐故城考古遗址公园小城北部展示区的重要节点,主要目的是确定城门是否成立、城门内外侧的结构以及城墙宽度。该遗址自2017年6月23日开始发掘,至12月20日基本发掘结束。发现金元、唐代、汉代及战国末期等时期的墓葬、灰坑、道路、灰沟和水井遗迹90余个,出土器物以汉代陶罐和战国瓦当为大宗,铁器、石器及骨器较少。

奥门永利误乐域 45

  根据遗迹相互叠压、打破关系,发掘遗迹时代大致可分为春秋早期——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战国晚期三段。其中,春秋早期遗迹数量较少,与早年发掘小邾国国君墓时代相近,除个别大型窖穴外,春秋早期大墓与发掘区间存在一个不规则大坑池(池苑?),坑内堆积以淤积层为主,为长期水浸形成。春秋晚期及战国早期遗迹以发掘区北部少量窖穴为主。战国晚期为壕沟废弃年代,以大量圆形窖穴、壕沟内堆积及南部大型建筑基址为代表。城址破坏严重,目前可以明确的是西、北两侧城墙及壕沟,东、南两侧城墙与壕沟由于“农业学大寨”取土造地无法确认,依上世纪60年代卫片估计,该城面积约4万平米左右。从现有发掘资料初步判断,现存东台地西北角区域即为该城城内范围,城墙均依靠台地边缘起筑,未发现存在基槽的有力证据,城墙经解剖,从被其打破灰坑及其夯土内包含陶片均属春秋早期,说明城墙的修筑时代应不早于这个时期,从外侧壕沟内的堆积看,壕沟废弃年代为战国晚期。因此,从现有资料来看,无法确认该城与春秋早期大墓存在直接联系。
 

奥门永利误乐域 46

奥门永利误乐域 47

  吕凯汇报了滕州北台上遗址和齐故城10号建筑遗址的发掘情况。北台上遗址位于滕州市羊庄镇后台村北,新薛河的东岸。遗址高出周围地面约2米,属于台地遗址。2016年6-9月,为配合枣庄市庄里水库施工建设,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山东大学及郑州大学联合开展考古发掘。遗址的堆积年代涵盖龙山、周代、汉代、宋元及明清时期。清理遗迹包括灰坑689个、房址11座、墓葬21座、沟34条、灶2个及大型坑状遗迹2处等。其中,龙山文化灰坑约350座;房址8座,多为方形,仅余柱洞或基槽;墓葬4座,均未见随葬品。东发掘区中部发现周代沟一条。宋元时期遗迹发现较多,西发掘区清理宋元时期壕沟一条,沟内发现石砌墙基,东发掘区内发现宋代道路两条,局部保留明显的车辙痕迹。出土遗物数量较多,主要有石凿、石镞、石斧、磨石、石锛、石铲、石镰、石磨棒、陶鼎、陶鬶、陶罐、陶杯、器盖、纺轮、网坠、瓷碗、砖瓦等。通过本次发掘,为我们进行本地区龙山文化至宋元时期的聚落形态研究提供了新的材料,对进一步了解薛河流域的史前及历史时期人类活动有重要意义。

 

奥门永利误乐域 48

  前台墓地位于滕州市羊庄镇前台村东南近200米处,地处山区缓坡地带。根据一东西向冲沟可分为南北两部分。为做好庄里水库工程区文物保护工作,继2016年下半年对冲沟南侧进行发掘后,2017年上半年,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滕州市博物馆又对冲沟北侧水库大坝占压区进行了清理发掘。

 

 

  章丘城子崖遗址A1-A5探沟位于遗址北部凸舌形区域西北处,始发掘于1931年。本次工作在了解遗址西北区域地层堆积情况的基础上对岳石文化晚期城墙结构特点及建造、使用情况有了一定了解。岳石文化晚期夯土城墙发现于A3探沟西端,于探沟内可见其城墙内侧部分。从其结构分析,自下而上可分四小期,整体下宽上窄,大部为地面上部分,并于城墙底部发现版筑痕迹及侧夯夯窝,首次于城墙内侧发现排水沟痕迹。

墓地全景

房址内出土遗物

南部发掘区航拍图

奥门永利误乐域 49

 

 

奥门永利误乐域 50

 

  另利于探沟对遗址西北部城墙及壕沟区域进行解剖,探沟为东西向,长约56米。由东向西分别发现岳石晚期、龙山、岳石早期城墙,城墙外侧存在龙山、岳石早期及东周时期壕沟。该区域地势最高,为遗址各期城墙及壕沟保存最完整的区域,各期遗迹相互关系最为清晰。通过揭剖,确定了各期城墙的分布位置及更替关系,亦对每期城墙的规模与结构、后期修葺以及壕沟的清淤过程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奥门永利误乐域 51

 

横岭埠遗址春秋时期墓葬

  2017年度鲁故城考古工作较多,成果丰富。鲁故城考古遗址公园考古工作继续推进,完成了郭城北城墙解剖,望父台墓地开始了揭露发掘。为配合曲阜西城区旧城改造,2017年5月至12月老农业局遗址进行了发掘。

第1发掘区全景
 

汉墓出土釉陶壶

奥门永利误乐域 52

夯窝

北城墙剖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