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奥门永利误乐域:

中央美术学院;迪安;院长;中国美术馆;院长职务

范迪安范迪安,1955年生于福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史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教授。曾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助理、副院长,从事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当代艺术批评与展览策划、艺术博物馆学研究。2005年12月至今任中国美术馆馆长(2006年3月起兼任中国美术馆党委副书记)。2014年9月22日任命为中央美院院长。2005年12月,范迪安从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出任中国美术馆掌门人。他又带着新的任命重返中央美术学院,就任中央美院院长一职。同时,董长侠、苏新平任副院长,徐冰、谭平不再担任副院长职务。记者还从中国美术馆方面了解到,对中国美术馆新馆长吴为山的任命也在公示阶段。对于范迪安的此次履新,陈丹青告诉记者,这是件好事,范的思路很宽,行政能力很强,个人感觉回到美院会发挥得更好。作为中国最高艺术学府的中央美术学院其掌门人的新任命一直牵动着艺术圈。此前坊间也流传了很多版本,而昨日教育部则用一纸任命宣告了中央美院的新掌门人。昨日,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杜玉波在中央美术学院宣布了教育部的任免决定,范迪安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不再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职务。教育部有关司局、北京市委有关方面负责同志出席宣布大会。记者从教育部官方网站看到,教育部还做了专门公示。对此,中国美术馆公共关系部也向记者确认了范迪安履新美院院长一事,并称其在美术馆还要处理一些交接工作。其中在中国美术馆召开的丹青中国梦: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五周年美术作品展新闻发布会上,范迪安仍会出席。其他动向徐冰重回研究与创作中央美院新的领导班子任命还不止范迪安一人。中央美院官方微博指出,举行的教师干部大会上,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杜玉波还宣布了中央美院新一届行政领导班子的其他任命。其中,董长侠、苏新平任副院长。同时,因年龄原因,潘公凯不再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职务,因工作调动,谭平不再担任副院长职务。此外,教育部为尊重本人意愿,同意徐冰不再担任副院长职务。对此,徐冰昨晚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教育部是尊重自己提出的请辞副院长意愿,重新回到自己钟爱的艺术研究与艺术创作,现在我在中央美院就是一名普通教授。业内观点陈丹青:乐意看到范迪安回到美院2005年12月,范迪安出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之时,即被看好。美术史论家,原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因策划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等,被认为是中国艺术界具有国际话语权的最活跃者之一。当时就连言辞一向苛刻的陈丹青都说,范迪安出任中国美术馆馆长,我非常高兴,我了解他,他是一个非常有文化远见的人,有好奇心,很少有偏见,适合做馆长。得知范迪安履新中央美院院长,陈丹青告诉记者,这是件好事,自己乐意看到范迪安回到美院,范的思路很宽,行政能力很强,个人感觉回到美院会发挥得更好。之前他就是分管教育的副院长,已经有相当的经验。馆长那些年国家美术馆不一定天生保守2005年12月,范迪安从中央美院副院长任上被调往中国美术馆任馆长。当时便有人认为一直支持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论家范迪安被置于这个位置,意味着官方对当代艺术的试探性接纳,也有人觉得他最终会被体制化。作为中国美术馆这一最高艺术殿堂的掌门人一做就是9年。范迪安曾于去年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之际接受记者专访。谈及任职中国美术馆馆长一职,范迪安告诉记者说,我从事史论理论研究,因此会更多从历史角度思考美术馆建设,会比照国际知名艺术博物馆来看中国美术馆的建设目标。作为国家美术馆,应该像世界著名的现代形态美术馆一样,建立起丰满、清晰的本土的现代美术序列。展览
为公众做好审美普及
一上任,范迪安就召集同事讨论这座有着40年历史的美术馆未来的走向。他曾提及第一个要求,就是办一个大众喜欢的美术馆,如果说80年代主要是推动美术界的创作,那现在的重点则是为公众做好审美普及,观众量是考核一个美术馆的重要指标,范迪安说。为此,他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上下足工夫。2007年,美国艺术三百年:适应与革新展上,美国艺术300年全明星亮相。2008年1月19日,盛世和光敦煌艺术大展开幕,该展览观众量突破了60万,创观展人数纪录。2008年3月,无数机械、大屏幕和互动游戏被放进了展厅,这个名为合成时代的新媒体艺术展首次亮相。2008年8月19日蔡国强:我想要相信开展,为美术馆首个中国当代艺术家大型个展。范迪安用这样的形式告诉人们,国家美术馆不一定天生保守。范迪安告诉记者,美术馆引进新媒体艺术,并诞生这个三年展品牌,是希望中国艺术成为国际话题时,新媒体艺术也包含其中。范迪安指出,西方有的美术馆全部是自主策划展览。中国则有个观念调整问题。但在其任上,已经逐步加强了自主策划的力度,这几年,以我们馆展厅总面积和展览总时间来说,自主策划的展览占了1/3,而2013年则将近一半。研究
做了一定量学术工作
范迪安以艺术理论见长。2005年上任中国美术馆馆长时被外界寄予厚望,希望其任上能增强中国美术馆的学术性。究竟在这9年里,范迪安如何看待自己带给中国美术馆的学术色彩?范迪安曾告诉记者,整个美术馆系统越来越意识到学术立馆的重要性,对馆藏要投入研究,才会形成有新意的展览,讲出好的故事,对当代更要研究,才能准确把握。这些年中国美术馆在一部分展览中比较好地体现了学术的主旨,也投入了学术力量,类似重大展览、大主题的展览,不仅有馆内人员的研究,也邀请美术界专家参与策划。另外一个是对历史上比较重要、但被忽略的现象进行研究,类似之前举办的留学到苏联的展览。对当代美术的发展也研究在前,包括书法的提名展、都市田园的中国画提名展。这些都是在美术现象研究基础上提出展览的选题,然后组织作品,这几年应该说我们还是做了一定量的学术工作,但总体上我认为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在范迪安看来,20世纪以来的中国美术历史很丰富,当代美术很活跃,怎么能有更新的视角贴近历史?目前,中国美术馆的学术在这两点上还有距离,对历史来说要有新视角,不能老是炒冷饭。对当代来说,是要更贴近,中国美术馆对当代的活跃性还观照不够。活跃应该是多样化的活跃,比如我们注重到油画、水墨。但对新形态的艺术观照得还不够,学术力量也还不够。

9月22日,教育部发布任免决定,由范迪安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不再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职务。

奥门永利误乐域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