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用人:汉武帝的「屠刀」为什么都对准了丞相?

公元前91年初春,奉 诏敕,大汉
公孙贺被捕入狱。在狱中,有司穷治其罪,他和儿子公孙敬声受尽了凌辱和拷打,最后,父子双双死于狱中。
犹恨意难消,下旨将公孙贺灭族——这不是 杀的第一个
,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随着皇帝春秋渐高,性情也越来越乖戾和残暴,位居群臣之首的丞相和其他庙堂大臣,因小过或无罪被诛戮者日渐增多,公孙贺不过是其中的倒霉蛋之一。
卷入「巫蛊之祸」的公孙贺
公孙贺有着堂皇的门第和显赫的人生,出身侯门的公孙贺少年时即为皇家骑士,出入宫阙。武帝刘彻为太子时,他入选太子舍人,陪侍太子游宴射猎,混得很熟。公孙贺不是读书人,没有庙堂之才,但「英雄何须读书史,马上自可建奇勋」。公孙贺就曾多次随军出征,屡立战功。武帝即位后,拔擢他至高位,除了是老熟人外,还有一层关系,即公孙贺后来娶了一位身价骤贵的夫人,此女乃汉武帝皇后卫子夫的大姐卫君孺——既为皇帝连襟,当然倍受宠信。
不久,公孙贺出任轻车将军;五年后,拜车骑将军,随大将军卫青出征匈奴,因军功封侯。后又多次统军出征,尽管中间曾因小过被削夺爵位,但始终位居要津,荣宠不衰。再后来,终日战战兢兢,虽熬到衰年却不得退位的丞相石庆死去,汉武帝命他为相,并二次封侯。公孙贺位极人臣,按说应该兴高采烈,可他却在皇帝面前伏地不起,涕泣交流,说:「臣本边鄙之将,以鞍马骑射为宫,无才无德,实不堪丞相之任!」皇帝及左右臣僚见公孙贺如此伤悲,皇帝便命侍从:「扶起丞相。」侍从去扶他,公孙贺却死活不肯起来接相印,皇帝无奈,起身离去,公孙贺这才不得已接了相印。出得宫来,左右问:「皇帝拜相,乃荣宠之事,何哭之悲也?」公孙贺答:「主上贤明,臣本不称丞相之职,负此重责,从此危乎殆哉!」此言足见公孙贺亦非颟顸之辈,他知道伴君如伴虎,虽位居丞相,然稍不如意,随时会带来杀身之祸。
公孙贺此言并非空穴来风,在这之前,已有李蔡、严青翟、赵周三位丞相联翩下狱而死。丞相石庆老迈,上疏请求退休,皇帝亲下手诏,严厉谴责,出语苛毒,石庆以为他「归丞相印,乞骸骨归,避贤者路」的请求得到了批准,要呈还印绶。丞相掾史看了皇帝手诏,说,皇帝哪里是让你卸职归家,你应该引咎自裁才是啊!石庆吓坏了,哪里还敢提退休的事,第二天就硬撑著上班去了。好歹又撑了三年,死在了丞相任上。
「从此危乎殆哉!」公孙贺之言如同巫咒,尽管他日夜忧惧,大祸还是不期而至。他上位后,原来的太仆之位由儿子承继,父子同列朝班,表面上堂皇荣耀,但高危易倾,物极必反,乃世之常理。事情出在他儿子公孙敬声身上。由于自小生在王侯之家,又与皇家有姻亲,公孙敬声是个养尊处优,骄奢不法的纨裤子弟。他利用职务之便,私自挪用了一千九百万军费,事发后进了大牢。当时朝廷正在追捕一个名为朱安世的黑社会老大,人称「京师大侠」,因久捕不得,皇帝很恼火。公孙贺救儿心切,向皇帝提出由他亲自督案,条件是朱安世归案后,请赎儿子之罪。皇帝看在亲戚的份上,答应了他的请求。
不久,朱安世果然被捕归案。朱听说丞相想拿自己之头赎儿子之罪,不甘示弱,便于狱中告发公孙家三事:一是公孙敬声与汉武帝之女阳石公主私通,二是使巫觋作法诅咒皇帝,三是在皇帝去往甘泉宫的路上埋下偶人,以恶言咒帝。此事非同小可,有一桩坐实就是灭族之罪。有司立即呈报皇帝——公孙贺不但没救出儿子,自己反倒进了大牢。奇怪的是,朱安世这个社会边缘人的揭发竟然件件属实,父子两人被严刑拷打,长久折磨后皆瘐死狱中。
汉武帝春秋渐高,本就怕死,一直祈望升仙永生,如今竟有人用巫蛊之术咒他速死,岂能不怒火中烧!于是,他下令将公孙贺全家灭族,两个与人私通的女儿——阳石公主和诸邑公主一并杀头。当然,皇后的大姐——公孙贺的夫人也被杀了。卫家被处死的还有一个人,即已故大将军卫青的侄子长平侯卫伉,据说他也卷入了与公主通奸及巫蛊案中。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其后不久,
「巫蛊之祸」所连及的皇后、太子一家几乎被杀尽。 刘屈犛祸从口出
公孙贺死后,皇帝四顾,几无可信之人,自己的连襟姻亲尚包藏祸心,谁又是忠心耿耿的股肱之臣呢?想来想去,提拔了自己的刘姓宗亲刘屈犛为相。刘屈犛是汉武帝庶兄刘胜之子,依辈分应属汉武帝的侄辈。刘胜妻妾甚多,耽于酒色,史载有子一百二十余人,刘屈犛即一百二十分之一。
刘屈犛接任丞相的这年秋天,「巫蛊之祸」闹大了。被汉武帝信重主持查蛊的江充想害太子刘据,栽赃说太子宫中埋有偶人诅咒皇帝。时汉武帝在甘泉宫养病,内外隔绝,皇后、太子派出的使节皆不蒙召见。太子无以自白,发兵诛杀江充。太子兵入丞相府,刘屈犛吓跑了,连丞相印绶都丢掉了。江充一派的人向汉武帝汇报说太子造反,汉武帝问丞相何在?答曰:「丞相保密,不敢发兵。」汉武帝大怒,说:「事已纷乱如此,尚何秘可言?丞相无周公之风矣,周公不诛管蔡乎?」马上下达了围剿太子的平叛令。汉武帝离开甘泉,调集部队,亲自指挥作战。刘屈犛接旨后,率百官僚属和太子展开了殊死搏斗,大战五日,死者数万人。后太子落败,逃出城去,隐蔽多日后,暴露行踪,在地方官的围捕中自缢身死,太子的两个儿子并皆遇害。汉武帝命人入皇后宫收皇后玺绶,卫皇后自杀。
奉皇帝之命,丞相刘屈犛打败了太子,似乎应该算立一大功。但皇帝很快醒悟了,太子是被江充陷害致死的。所以,刘屈犛的平叛之功自然打了折扣。太子皇后俱死,汉武帝迁怒于人,江充被灭族,参与陷害太子的人尽被诛杀。刘屈犛虽暂未获罪,但他的日子显然不好过。
翌年,贰师将军李广利奉命出征匈奴,丞相刘屈犛为之饯行。将别之际,李广利对刘屈犛说:「愿君侯早请昌邑王为太子,如立为帝,君侯长何忧乎?」卫太子刘据刚刚在「巫蛊之祸」中被杀,李广利就和刘屈犛筹谋起立太子的事来。原来昌邑王刘膊乃李广利妹妹李夫人所生,而李广利之所以敢对刘屈犛谈立储之事,乃因刘李二人系儿女姻亲,如果昌邑王得继大统,从政治利益考量,刘李二人皆为赢家,所以刘屈犛满口应承。因太子被杀,汉武帝正处于无穷的愧悔和懊恼之中,身为率军和太子相杀的丞相,已身处罡风烈焰之中,自身难保,安敢再提新立太子这样敏感的话题,触皇帝的椎心之痛?但既和李广利有此言,也就等于给自己身上拴了个炸弹,不久,炸弹终于引爆,内廷的一个官员将此事告发。除了这一条,还有一条同样致命的重罪:刘屈犛的夫人因刘连受皇帝责谴,身家性命旦夕难保,恨皇帝速死,因此「使巫祠社,咒诅主上」。汉武帝闻此,暴跳如雷,下令以厨车拉刘屈犛游街示众后,腰斩东市。刘的夫人被枭首长安华阳街。李广利全家也被收捕。李广利闻此,率部队投降了匈奴,李家也全族覆灭。
公孙弘:汉武帝惟一信重的丞相 汉武临朝以来,下令诛杀的丞相有五个
(御史大夫等其他重臣不在其内),有的还遭灭族之祸。那么,他难道没有信重的丞相吗?有,公孙弘是惟一的一位。此人原来是个放猪的,四十多岁时始学《春秋》等儒家经典,六十岁那年招贤良文学士,中选为博士。为使匈奴,回来述职时不合皇帝意,皇帝发怒,公孙弘害怕,以有病为名跑回了老家。本来他的仕途之路已经终止,可后来郡国举贤良文学又把他推荐了上去。他推辞说,以前出使匈奴差点获罪,还是另选别人吧。也许是实在无人可选,公孙弘第二次被推荐了上去。这次他时来运转。
武帝下诏求问天文地理,古往今来治道之本,让举荐上来的人「详具其对,著之于篇」上奏皇帝,由皇帝亲览,其实相当于后代的廷试。参与策试者百余人,主持其事的官员认为公孙弘的章奏不好,把他的名次排在了后面,可武帝阅后,却把他拔擢为第一名。皇帝召其入见,见其风度不凡,复拜为博士,待诏金马门,成为后备干部。
公孙弘见作文议论可以升官,愈发努力,连续上疏,博武帝欢喜,职位也不断升迁,不久即以高年跃居丞相。凡封丞相,原先得有爵位,公孙弘未曾封侯,武帝打破惯例,对公孙弘先拜丞相后封侯,可见眷宠之深。
公孙弘老奸巨滑,善处庙堂之间,知道如何讨好君主。「每朝会议,开陈其端,使人主自择,不肯面折廷争」。他把自己的主意一二三列出,让帝王自己决策,决不因意见不同坚持己见,和人争执。既得筹谋之实,又不担任何责任和风险。
他还会利用别人当「枪手」,大臣汲黯就常被他利用,二人商议好向皇帝奏事,见帝后,他推汲黯先说,自己看皇帝的反映在一边「溜缝」。有时与公卿大臣商量好的事情,到了皇帝面前,立刻见风使舵,站到皇帝一边。气得汲黯当场揭他的老底:「齐人多诈而无情,始为臣等建此议,今皆背之,不忠。」皇帝当场问公孙弘,公孙弘却虚晃一枪:「夫知臣者以臣为忠,不知臣者以臣为不忠。」一句话,我是没有原则和操守的,只是无条件站在皇帝一边,你要知道我的苦心就认为我忠,不知道我的苦心,就认为我不忠。
这种死心塌地的奴才心态自然得到了汉武帝的认可。汲黯看穿了他欺诈阴鸷的本性,向皇帝举报说,公孙弘居高位,俸禄甚多,却以粗布为被,此饰俭以为诈,其心不端。皇帝问公孙弘,公孙弘回答说:有这回事,在大臣中,我与汲黯是最好的朋友,他所说的完全属实,而且一语中的。居三公之位却以粗布为被,就是想沽名钓誉。没有汲黯,陛下安闻此言?以守为攻,以退为进,反把汲黯的告发化于无形。皇帝认为公孙弘有谦让之德,更加重视他。
看穿公孙弘本质的,不止汲黯一人,董仲舒就认为他是一个谄谀君主的小人。董仲舒与公孙弘齐名,但董连个庙堂之官都没混上,只能到诸侯国去任职。公孙弘外表宽仁,内藏忌刻,凡与其有过节的,表面与之相善,迟早必加报复。当然他也没忘了心头之患董仲舒,董虽然权力上无法与之抗衡,但学问才华过之,他向皇帝建议,把董仲舒派往胶西为相。胶西王是汉武帝之兄,残暴嗜杀,多行不法,杀了很多朝廷派去的官员。公孙弘想借胶西王之刀取董仲舒之头,董仲舒最后借病退隐,绝了仕途之念,才保得一条性命。

公元前91年初春,奉汉武帝诏敕,大汉丞相公孙贺被捕入狱。在狱中,有司穷治其罪,他和儿子公孙敬声受尽了凌辱和拷打,最后,父子双双死于狱中。汉武帝犹恨意难消,下旨将公孙贺灭族——这不是汉武帝杀的第一个丞相,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随着皇帝春秋渐高,性情也越来越乖戾和残暴,位居群臣之首的丞相和其他庙堂大臣,因小过或无罪被诛戮者日渐增多,公孙贺不过是其中的倒霉蛋之一。

卷入“巫蛊之祸”的公孙贺

公孙贺有着堂皇的门第和显赫的人生,出身侯门的公孙贺少年时即为皇家骑士,出入宫阙。武帝刘彻为太子时,他入选太子舍人,陪侍太子游宴射猎,混得很熟。公孙贺不是读书人,没有庙堂之才,但“英雄何须读书史,马上自可建奇勋”。公孙贺就曾多次随军出征,屡立战功。武帝即位后,拔擢他至高位,除了是老熟人外,还有一层关系,即公孙贺后来娶了一位身价骤贵的夫人,此女乃汉武帝皇后卫子夫的大姐卫君孺——既为皇帝连襟,当然倍受宠信。

不久,公孙贺出任轻车将军;五年后,拜车骑将军,随大将军卫青出征匈奴,因军功封侯。后又多次统军出征,尽管中间曾因小过被削夺爵位,但始终位居要津,荣宠不衰。再后来,终日战战兢兢,虽熬到衰年却不得退位的丞相石庆死去,汉武帝命他为相,并二次封侯。公孙贺位极人臣,按说应该兴高采烈,可他却在皇帝面前伏地不起,涕泣交流,说:“臣本边鄙之将,以鞍马骑射为宫,无才无德,实不堪丞相之任!”皇帝及左右臣僚见公孙贺如此伤悲,皇帝便命侍从:“扶起丞相。”侍从去扶他,公孙贺却死活不肯起来接相印,皇帝无奈,起身离去,公孙贺这才不得已接了相印。出得宫来,左右问:“皇帝拜相,乃荣宠之事,何哭之悲也?”公孙贺答:“主上贤明,臣本不称丞相之职,负此重责,从此危乎殆哉!”此言足见公孙贺亦非颟顸之辈,他知道伴君如伴虎,虽位居丞相,然稍不如意,随时会带来杀身之祸。

公孙贺此言并非空穴来风,在这之前,已有李蔡、严青翟、赵周三位丞相联翩下狱而死。丞相石庆老迈,上疏请求退休,皇帝亲下手诏,严厉谴责,出语苛毒,石庆以为他“归丞相印,乞骸骨归,避贤者路”的请求得到了批准,要呈还印绶。丞相掾史看了皇帝手诏,说,皇帝哪里是让你卸职归家,你应该引咎自裁才是啊!石庆吓坏了,哪里还敢提退休的事,第二天就硬撑着上班去了。好歹又撑了三年,死在了丞相任上。

“从此危乎殆哉!”公孙贺之言如同巫咒,尽管他日夜忧惧,大祸还是不期而至。他上位后,原来的太仆之位由儿子承继,父子同列朝班,表面上堂皇荣耀,但高危易倾,物极必反,乃世之常理。事情出在他儿子公孙敬声身上。由于自小生在王侯之家,又与皇家有姻亲,公孙敬声是个养尊处优,骄奢不法的纨绔子弟。他利用职务之便,私自挪用了一千九百万军费,事发后进了大牢。当时朝廷正在追捕一个名为朱安世的黑社会老大,人称“京师大侠”,因久捕不得,皇帝很恼火。公孙贺救儿心切,向皇帝提出由他亲自督案,条件是朱安世归案后,请赎儿子之罪。皇帝看在亲戚的份上,答应了他的请求。

不久,朱安世果然被捕归案。朱听说丞相想拿自己之头赎儿子之罪,不甘示弱,便于狱中告发公孙家三事:一是公孙敬声与汉武帝之女阳石公主私通,二是使巫觋作法诅咒皇帝,三是在皇帝去往甘泉宫的路上埋下偶人,以恶言咒帝。此事非同小可,有一桩坐实就是灭族之罪。有司立即呈报皇帝——公孙贺不但没救出儿子,自己反倒进了大牢。奇怪的是,朱安世这个社会边缘人的揭发竟然件件属实,父子两人被严刑拷打,长久折磨后皆瘐死狱中。

汉武帝春秋渐高,本就怕死,一直祈望升仙永生,如今竟有人用巫蛊之术咒他速死,岂能不怒火中烧奥门永利误乐域,!于是,他下令将公孙贺全家灭族,两个与人私通的女儿——阳石公主和诸邑公主一并杀头。当然,皇后的大姐——公孙贺的夫人也被杀了。卫家被处死的还有一个人,即已故大将军卫青的侄子长平侯卫伉,据说他也卷入了与公主通奸及巫蛊案中。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其后不久,
“巫蛊之祸”所连及的皇后、太子一家几乎被杀尽。

刘屈牦祸从口出

公孙贺死后,皇帝四顾,几无可信之人,自己的连襟姻亲尚包藏祸心,谁又是忠心耿耿的股肱之臣呢?想来想去,提拔了自己的刘姓宗亲刘屈牦为相。刘屈牦是汉武帝庶兄刘胜之子,依辈分应属汉武帝的侄辈。刘胜妻妾甚多,耽于酒色,史载有子一百二十余人,刘屈牦即一百二十分之一。

刘屈牦接任丞相的这年秋天,“巫蛊之祸”闹大了。被汉武帝信重主持查蛊的江充想害太子刘据,栽赃说太子宫中埋有偶人诅咒皇帝。时汉武帝在甘泉宫养病,内外隔绝,皇后、太子派出的使节皆不蒙召见。太子无以自白,发兵诛杀江充。太子兵入丞相府,刘屈牦吓跑了,连丞相印绶都丢掉了。江充一派的人向汉武帝汇报说太子造反,汉武帝问丞相何在?答曰:“丞相保密,不敢发兵。”汉武帝大怒,说:“事已纷乱如此,尚何秘可言?丞相无周公之风矣,周公不诛管蔡乎?”马上下达了围剿太子的平叛令。汉武帝离开甘泉,调集部队,亲自指挥作战。刘屈牦接旨后,率百官僚属和太子展开了殊死搏斗,大战五日,死者数万人。后太子落败,逃出城去,隐蔽多日后,暴露行踪,在地方官的围捕中自缢身死,太子的两个儿子并皆遇害。汉武帝命人入皇后宫收皇后玺绶,卫皇后自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