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艺术的方式【奥门永利误乐域】 关注生态问题

奥门永利误乐域 1

奥门永利误乐域 2

原标题:艺术家安妮娜葛西克关注生态问题,为候鸟建立栖居地

近日,据hyperallergic网站报道,艺术家安妮娜·葛西克(Anina
Gerchick)为候鸟而设计的装置作品《飞鸟线》(Birdlink)计划于2020年在纽约萨拉德罗斯福公园落成。此前,《飞鸟线》已经在纽约市总督岛和威廉斯堡东河州立公园分别开放。

安妮娜葛西克,背后是她创作的肖像画。

纽约是大西洋候鸟迁移路径中的一部分,这条路径沿大西洋沿岸,从北极一路通往加勒比海。迁徙的鸟儿就像许多纽约人一样,喜欢在中央公园休憩,但是在到处是混凝土建筑的曼哈顿,它们鲜少能觅得食物和休息的地方。根据设想,葛西克的雕塑能够为城市中的鸟儿和候鸟们提供栖居之地。葛西克最初想要将装置建在市区,不过,最终计划的实现落到了总督岛。

近日,艺术家安妮娜葛西克为候鸟而设计的装置作品《飞鸟线》计划于2020年在纽约萨拉德罗斯福公园落成。此前,《飞鸟线》已经在纽约市总督岛和威廉斯堡东河州立公园分别开放。

今年夏天在总督岛上出现的第一个《飞鸟线》是纽约市奥杜邦自然中心的一部分,由九英尺高的植物墙组成,位于一块岛上原军事基地之外。其中的本土植物由纽约市公园和娱乐部提供,它们被分装在独立的容器中,由竹结构支撑。随着夏季雨水灌溉植物生长,蓝莓、黄金菊等植物群吸引了鸟儿和黄蜂。《飞鸟线》的螺旋形结构由不太昂贵的再生材料建成,看起来赏心悦目,并且可以在不同的地点展开。

纽约是大西洋候鸟迁移路径中的一部分,这条路径沿大西洋沿岸,从北极一路通往加勒比海。迁徙的鸟儿就像许多纽约人一样,喜欢在中央公园休憩,但是在到处是混凝土建筑的曼哈顿,它们鲜少能觅得食物和休息的地方。根据设想,葛西克的雕塑能够为城市中的鸟儿和候鸟们提供栖居之地。葛西克最初想要将装置建在市区,不过,最终计划的实现落到了总督岛。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画家,有时候我发现,我的关注点有很多与城市、都市环境、以及围绕气候变化的环境议题有关,”近日,葛西克在接受hyperallergic采访时说道。于是,她在纽约市立大学修读了景观建筑的硕士学位,并且将自己的实践延伸到公共艺术领域,关注生态问题。

2018夏天在总督岛上出现的第一个《飞鸟线》是纽约市奥杜邦自然中心的一部分,由九英尺高的植物墙组成,位于一块岛上原军事基地之外。其中的本土植物由纽约市公园和娱乐部提供,它们被分装在独立的容器中,由竹结构支撑。随着夏季雨水灌溉植物生长,蓝莓、黄金菊等植物群吸引了鸟儿和黄蜂。《飞鸟线》的螺旋形结构由不太昂贵的再生材料建成,看起来赏心悦目,并且可以在不同的地点展开。

奥门永利误乐域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