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刃刀——仁者之刀,最锋利的刀

看了一部日本动漫《浪客剑心》,很喜欢、现在要写喜欢什么却只能记得一些碎片。
喜欢绯村剑心的逆刃刀,虽说刀是利器,但是收藏起锋利刀锋的坚持是很让人感动的。刀和剑是不同的,剑者双刃也、以刺为主要攻击。刀则比剑内敛许多。或许是个性原因,心里是不喜欢砍砍杀杀的,所谓的强者,有多少的厮杀拼搏……世人贯彻的优胜劣汰我是不敢认同的。承认自己是所谓的弱者吧,但只是自怜的原因这么说的吗,有,这只是一部分吧。
喜欢剑心,当然喜欢他丢弃或只能克制自己的刽子手的宿命,拾起刀去保护重要的或不重要的人,重要的人理所当然但是那份不丢弃背负所有痛苦贯彻始终的做法也是很难得的,而对于不重要的人及陌生人甚至敌人,都贯彻自己刀活人(v)的意义,则是一种大义正义,那时一个人则背负了一个时代,那是巨大的痛苦。
又刚好最近在看书《别跟我说你懂日本》真真地体会到了日本人好像有一种性恶的与生俱来的思想,当然在这部动画里也有体现的,但主角还是坚持为弱者谋福利的立场,很有魅力。那是在承认恶的基础上努力扬善的积极生活的形象,剑心一个由曾经背负了太多人命为赎罪而痛苦活着的没落刽子手到体会到生命最为宝贵并一心保护别人的刀客的转变,让我们体味到了生命的意义,存在就是最大的意义,才有其他意义的可能,当然明治维新时代他们是要改变旧社会创造美好世界,这个我到不太关心。
说真心话,以上都是以小见大的牵强说辞。其实最喜欢的是一些碎片般的琐事。
师傅的话:春看樱花
的确美好也过于诗意,还是动画中那个洗衣做饭带小孩的生活化的刀侠很亲切,那个被小薰痛扁、被左之助等常常拿来做挡箭牌的剑心可爱,那个158cm的矮矬子没有距离……浪客的剑心让我想到了浪子的令狐冲,最后的归隐田园才应是他们的美丽传说,但这部动画好像结局不怎么好,我没看完,哎,不管了。
自我省视一下,发现自己写得以上一段字,似乎体现了自我矛盾。明知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现实中的,但却把她拉到很家常的生活中,而生活中那样的人必然不那么美好吧。或许我的理想主义又作怪了。
那是我自己思想不能提高的死结了,就姑且这样记下心中的小小非现实幻想吧。这或多或少会改变自己一点点吧,去做一个剑心那样的人,珍惜平常真实美好的生活,一个人可以低得很低,也可以高得很高……
               

       

图片 1

   
我第一次接触《浪客剑心》漫画是在2007年,那时候它的电视动画和剧场版动画都已经过了铺天盖地的时期——1999年它已经在日本连载完毕,算是老漫画了,而我还抱着镇上书店买回来的四本32开盗版漫画书,以为看的是很新的书。那家书店时常进一些印刷质量差强人意的廉价盗版漫画书,九块钱一个厚本,它成了我书柜里《鬼眼狂刀》、《犬夜叉》和《地狱老师》的供应商。

     
不过因为粉丝的长情,贴吧上的灌水帖总是沸反盈天,有时候会冒出个把精品贴。记得有个帖子是cos女主角神谷薰的,贴上的照片美不胜收,人物还原度也高,让我从此开始关注cosplay。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帖子曰:“大家千万不要看《浪客剑心:星霜篇》啊!哥看完之后后悔死了!”那时候无知者无畏的我已经看完了漫画,收集了一些漫画周边——就是人物贴纸,贴得笔记本五彩缤纷,心想顺便把剧场版看了也是铁杆粉丝应尽的义务,就搜来看了。看完之后果真是把肠子都悔青了,懊恼不听人言,直觉得它把原著漫画毁得一干二净,摧枯拉朽片叶不留。
 

   
 《浪客剑心》终归是热血漫画,尽管有英雄人物的儿女情长,但打斗场面还是占了相当大的篇幅。与一般的英雄漫画不同,它有真实的历史背景,日本幕末年代,倒幕运动风云四起,维新政府要取代幕府建立日本新时代,日本内乱不断。绯村剑心是维新派中的一名刽子手,由于出剑奇快杀人无数,有“千人斩拔刀斋”之誉。随着倒幕完成,日本进入明治时代,剑心收起刀,成为一名浪客。但各种反维新运动的势力依然不断,剑心从前的仇家也不断找上门来。

     
 绯村剑心的人物设定是常人形态,虽剑术高超但并非打不死,也会受重伤,比如与前维新志士志志雄真实的京都之战,就使得他养伤一个月。与高大全的英雄人物形象相比,剑心身材细小,人物资料介绍他只有一米五八。我总觉得剑心的身高是和月伸宏故意设计的,意在改变读者三观:你看这么细小的男人不也是很优秀吗不也很好吗!就像我觉得《泡沫之夏》里尹夏沫有一头卷发、有个弟弟这些设定也是明晓溪故意刷新读者既定想法的:谁说女主角只能有长直黑的头发和有个哥哥的?你看我的女主角不也非常受大家欢迎?我得说,他们成功了,至少在我看来,尹夏沫的一头海藻长卷发确实是美。

     
 剑心浪迹日本各地,遇上神谷道场的神谷薰之后和她一起生活,他的爱好是洗衣、扫地、烧水、煮饭、买菜,所以他不与人决斗时一般是在做家务。除了拿起刀与人决战的凶狠眼神,他是一个性格很温和、很懂得关心他人的人,这也是在漫画推出后他拥有庞大女粉丝团的原因。明治时代已经不再需要刽子手,他的逆刃刀只为正义而挥,即使决战,也不取人性命。在经历了四大厚本漫画书的大小故事、生死决战之后,剑心回到神谷道场,和薰有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叫做剑路,薰一如既往对经历了一番死战的剑心说——

       “剑心,欢迎回来。”

     
这是漫画版的结局,而TV版的结局是,剑心和薰结婚后生活在一起,两人共同养育孩子,故事在打打闹闹的一帧桢生活场景中落幕。

     但是《浪客剑心:星霜篇》把安静平和的结局全毁了。

     
除了《星霜篇》之外,《浪客剑心》还有其他剧场版,如讲述剑心脸颊十字伤由来的《追忆篇》、剑心与志志雄真实京都对决的《新京都篇》,但是唯有《星霜篇》引发一片狂骂,因它给予了浪客故事一个异常粗暴的结局,以致很多读者在痛哭流涕之余和我一样拍案而起:“你怎么可以把我的剑心整死!你把我的剑心还给我啊!”

   
 《星霜篇》等于是漫画的后续,时间到了明治26年,陆军统帅山县有朋拜访剑心,因当时大陆与日本局势紧张,希望剑心引兵出征,剑心觉得这是他弥补以往杀人如麻罪过的机会,于是毅然前往。在去之前,他已经感染上恶性传染病,身体出现了大块大块的血斑。最后,多年的朋友相乐左之助帮助他回到日本,他挣扎回到阿薰身边,死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