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嫪毐这个人吗?

问题:历史上有嫪毐这个人吗?

《史记吕不韦列传》中记载“以阳具为轴,穿入用桐木做的车轮中绕庭三匝而不坠”。就是形容的,看到文字也知道了此人的阳具可谓惊为天人,据说这个人就叫做,他就是凭借这个而成功引起吕不韦和太后赵姬的注意的。

回答:

在秦国时期,可不是一般的大人物。他的手下门客上千,童仆数千,自称秦王赢正的“假父”,被封为长信侯。早先他是个混迹在市井的小混混,没有什么实际的能力,凭借着自己的阳具成功地进入了吕不韦的视线,还取得了赵姬的喜爱。《史记》里是这样记载的:“始皇帝益壮,太后。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以为舍人,时纵倡乐,使以其阴关桐轮而行,令太后闻之,以太后。太后闻,果欲私得之。吕不韦乃进,诈令人以腐罪告之。”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从一个混混变成了一个太后宠爱的男宠,实在是他的幸运,也是他的能力。

嫪毐[lào
ǎi](?―前238年),战国末期秦国人。他受相邦吕不韦之托为伪宦官入宫,与秦始皇之母太后赵姬私通,因而倍受宠信,被封为长信侯,并自称是秦王的”继父”。后来因事情败露,发动叛乱失败而被秦始皇处以极刑,车裂而死。

,生年不详,战国末期秦国人。《史记》里说是个“大阴人”,但是这里并非说他是阴险之人,而是指他的阳具硕大,司马迁他也没在文章中,说出个阳具的具体长宽高,史记记载:“使以其阴关桐轮而行”,那肯定得比寻常成年男人的大很多。他是秦宫里出名的假宦官,为何说他是假宦官?因为他本就是假借着宦官的名义,进宫服侍太后的,太后很喜欢这个人,他与秦始皇之母太后赵姬私通的事情秦始皇也并不是不知道,因为母亲是个生性淫荡的女人,他对母亲的私生活也不好过多评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但是,事情却并非秦始皇想的那么简单。

《史记·吕不韦列传》

“拔其须眉为宦者,遂得侍太后”,这是吕不韦将送进宫里的时候,耍的小把戏,让宦官主管将的眉毛夹掉,伪装成宦官的样子,送到太后的寝宫,太后对的表现十分满意。逐渐地取代了吕不韦在赵姬心里的地位,越来越受到太后的重视,“太后私与通,绝爱之。有身,太后恐人知之,诈卜当避时,徙宫居雍。常从,赏赐甚厚,事皆决于。家僮数千人,诸客求宦为舍人千馀人”,受到太后的宠爱,并且还赏赐了奇珍异宝,连连加封,一下子就从一个混混变成了太后身边的大红人,并被封为“长信侯”。

奥门永利误乐域,嫪毐奥门永利误乐域 1始皇帝益壮,太后淫不止。吕不韦恐觉祸及己,乃私求大阴人嫪毐以为舍人,时纵倡乐,使毐以其阴关桐轮而行,令太后闻之,以啗太后。太后闻,果欲私得之。吕不韦乃进嫪毐,诈令人以腐罪告之。不韦又阴谓太后曰:“可事诈腐,则得给事中。”太后乃阴厚赐主腐者吏,诈论之,拔其须眉为宦者,遂得侍太后。太后私与通,绝爱之。有身,太后恐人知之,诈卜当避时,徙宫居雍。嫪毐常从,赏赐甚厚,事皆决于嫪毐。嫪毐家僮数千人,诸客求宦为嫪毐舍人千馀人。

,一个没多少文化的小混混,在没有成名之前还混迹在秦国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被吕不韦发掘后,推荐给太后,一下子就跃居高位。在秦国时代,可不是一般人物。门客上千,童仆数千,自称嬴政的“假父”,被封为长信侯。然而拥有了名利和权力,达到了人生的巅峰,却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给后来成为秦始皇的老爸异人戴了一顶绿帽子,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始皇九年,有告嫪毐实非宦者,常与太后私乱,生子二人,皆匿之。与太后谋曰“王即薨,以子为后”。于是秦王下吏治,具得情实,事连相国吕不韦。九月,夷嫪毐三族,杀太后所生两子,而遂迁太后于雍。诸嫪毐舍人皆没其家而迁之蜀。……

在太后的宠爱和支持下,已经发展成了能与吕不韦抗衡的势力。吕不韦意识到这个危险的存在,开始与较量,他到秦王面前揭发,赵姬就在此时也想除掉吕不韦,于是和吕不韦两股势力进行了厮杀。秦王政九年,嬴政从首都咸阳来到雍城,举行成人礼,因为不在咸阳,私用秦王的印玺和太后的印玺,调动咸阳县的军队,这件事被秦始皇知道了,命令相国吕不韦出击,也就是这次叛乱里被杀死的。

太史公曰:不韦及嫪毐贵,封号文信侯。人之告嫪毐,毐闻之。秦王验左右,未发。上之雍郊,毐恐祸起,乃与党谋,矫太后玺发卒以反蕲年宫。发吏攻毐,毐败亡走,追斩之好畤,遂灭其宗。

回答:

1975年考古出土的云梦秦简已经确认有嫪毐这个人。但历史上“形象鲜明”的嫪毐是不真实的。

奥门永利误乐域 2云梦秦简

关于嫪毐的亮相,《史记·吕不韦列传》描述得绘声绘色,说吕不韦让他扮成杂耍艺人表演节目——用生殖器挑着一个小桐木轮子行走,以勾引太后。然后,干柴碰上了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嫪毐假扮宦官进宫,还和太后生了两个儿子,俨然秦王“假父”,甚至打算干掉赢政,让自己的儿子当秦王。

真假?

纯属虚构。

首先,说说嫪毐和吕不韦的关系。

秦始皇赢政继承秦王位时,年仅十三岁(此为虚岁)。按照秦的礼制规定,秦王必须二十二岁举行成年的冠礼之后,才能亲政。期间,秦国军政大权尽操吕不韦之手。

吕不韦独揽大权,对一天天长大的赢政心存忌惮,在赢政十九岁时,公布《吕氏春秋》来彰显自己在秦国的权势,向赢政示威。

而赢政不甘于此,他扶植太后的势力,于是,嫪毐粉墨登场了。

也就是说,嫪毐是赢政对付吕不韦的一杆枪,嫪毐和吕不韦是政敌。

其次,说说嫪毐和太后的关系。

嫪毐确实是太后身边亲近之人,也许是情夫,也许是极受信任的幕僚,也许兼而有之。嫪毐的身份应该是贵族,因为在战国时代,贵族有姓,一般平民没有姓。所以,嫪毐能够辅佐太后处理朝政,甚至代替太后发声。

在赢政的纵容下,嫪毐的崛起速度非常快,以太后势力代理人的身份,与吕不韦对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