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个乡邻叫二豆

白鹿原这出剧,每集都能看到傻子二豆,侏儒样的个头,咧着嘴,歪着脖子,挥舞着小木棍,兴奋着停不下来。张嘉译在对着镜头扮他的族长,他在旁边,棍子挥得飞快,呲嘴露牙的疯颠起来,这不是在抢镜是什么。疯的只是角色,而不是演员。
如果你在一个地方呆久了,记忆最深的一定不是里长乡贤,而是象极二豆一样的神经病的乡邻。他们会在你经过的地方吓你一跳,或是让你觉得不可思议的笑了起来,这些不正常的人或许正是你平淡人生的调剂,他怎么会成这样一个可笑的人,怎么会做这些不可入理之事,这都会让你觉得兴趣起来。二豆串着全剧,会让乡原的事迹更添邪乎和地域气。

今天下午跟豆小姐出去了一下午,先是去看了速8然后吃了饭,说了很多,所以就想到写点儿什么吧。

之所以叫她豆小姐是因为她的名字里有一个豆字,是不是觉得很神奇?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觉得蛮好玩儿的,第一次遇见她是在军训的时候,因为身高都很高所以就被分到了最高的方队,挨在了一起。第一次见到豆小姐就觉得她挺漂亮的,那时候的她只打了个底,刷了睫毛。豆小姐不是很瘦的那种可是配上她大大的眼睛却异常的搭配,可能是因为还有一张圆圆的脸吧。后来就跟她熟悉起来了,发现她真的很适合她的名字呀,因为她也很逗。

后来,军训结束了,虽然也都还有联系,但是也不像军训时那样密切了,毕竟不在一个班、一个专业。再后来,豆小姐恋爱了,她的恋爱简直就像小说,有点儿俗套可是确实那么的不可置信。那个他跟她来自同一个地方(豆小姐在比较远的外省),同一个小区,同月、同日,差一年生,就连身份证上的地址都是一模一样的。不可思议吧,怎么会有这么有缘分的两个人,他们怎么会那么幸运的相遇,他们怎么会那么有缘的相爱。

就这样,在应该算是周围所有人和当事人都觉得命中注定在一起的情况下,他们的这段爱开始了。每次见到的豆小姐都是化着精致的妆容,后来知道她渐渐的开始不去晚修。偶尔有次碰见她是跟他并肩走着,笑得很开心。后来,联系渐渐的少了,再后来,按照当时的方队练习早操就又开始熟悉起来了,在这之前就已经知道她分手了,可我从未曾想过是失望已经把她整个人都浸透了才选择的离开。

今天她跟我说起是已经算是一脸释然了,最起码是可以当作当时是自己瞎了眼的玩笑。半年的时间,让失望的字眼不断地放大,什么之前约好出去结果她都已经化好妆打给他的时候他来一句太累了不想起就结束了之前所有的规划只能默默的卸妆躺在床上不知所想已经渐渐的成为常事,听到她说要她把他送回宿舍时我的嘴一定是最大size。

大概之所以一直坚持的原因不过是两个人在身份证上那么多相同的字眼;不过是在离家几件公里外的地方相遇,而回到家时还能很容易的见面;可是这些让他们开始,也是这些让他们结束吧。因为都觉得有缘,所以觉得这份缘是这份爱情里最坚硬的盾牌,它可以抵挡性格的不和,经受得了时间的考验。可倘若这份爱情的开始就是因为这份缘分带来的新鲜感呢?那这个“盾牌”也就没有任何防御属性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