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白鹿原的编剧水平还是不够

今晚看到了仙草病逝,这段秦海璐演技好啊,张嘉译也不赖,把人感动得稀里哗啦……

不可否认,电视剧白鹿原的主创都是抱着严肃认真的态度在做这部戏,同样,我也不认为是影视作品的篇幅所限,造成对原著的大量舍弃,毕竟这是一部长达85集的电视剧。现在豆瓣打分9.2份,多少有捧场的水分在,低迷的收视率,并不能怪罪于这部剧太严肃曲高和寡,恰恰是因为编剧对原著伤筋动骨的改编,使得故事发展严肃而平庸,从而失去了观众。

白嘉轩和仙草真是相濡以沫啊,他俩把传统的夫妻恩爱通过诸多细节比如最后的做饭、做衣裳、安排后事等演绎的淋漓尽致,恪守不渝的相敬如宾,绝对的贤妻良母贤内助!

奥门永利误乐域,陈忠实写的原著,主旨和情绪虽然严肃,但严肃地有趣,我们作为21世纪的人,看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作家写一百年前的农村故事,看乡村的淳朴、狡黠和气派,是非常有趣而耐看的,但电视编剧的改编使之庸俗。

 对于这样一个智慧与善良并存的女性,在旧社会到底有没有?其实谁也不知道。白嘉轩第一次流泪是为了仙草,他虽然没说要舍弃仙草,但仙草死的时候,他一直说“不能呀,不能呀”,到底“不能”什么?因为他已经不能离开仙草了,离不开的是对仙草的那种依附和依赖。

比如仙草,原著中仙草是药铺吴掌柜为报恩,在白嘉轩死了六个老婆后许给他的,白嘉轩和仙草本就情同兄妹,新婚之夜因为熟悉而窘迫,还交待了仙草在裤腰上系了六个小棒槌辟邪、不能圆房,白嘉轩睡马棚被仙草叫回来圆房的情节,这些内容既交代了白家的仁义厚道,又交代了仙草鲜明的性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