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金特:话题、丑闻、争议与高超技艺并存的艺术大师

他一生留下了很多肖像作品,其中一部分是来自客户的订单,但更多画得是他的朋友们,其中包括印象派画家莫奈、雕塑家罗丹和小说家亨利·詹姆斯。

奥门永利误乐域 1萨金特《里布列斯坦尔勋爵》 1902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图片来自网络

伦敦国家肖像画廊展览海报,图中人物为法国现代妇科之父波济教授,萨金特于1881年绘

  据《芝加哥太阳报》报道,这是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近30年来第一次对萨金特艺术创作进行的深入研究与展示,就连博物馆美洲艺术部助理策展人安纳莉丝·麦德森(Annelise
Madsen)也惊讶地发现了萨金特艺术成就与这座城市以及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展览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向参观者介绍或者说再介绍画家萨金特”,麦德森说,“我非常希望展览体现出萨金特艺术的广度,借由芝加哥这一观察角度,我深信可以做到。”

20世纪初,当西方艺术界正在从印象派、野兽派向立体主义转型的时候,有一位名叫约翰·辛格·萨金特的艺术家(John
Singer Sargent,1856 —
1925),却反其道行之,仍然坚持现实主义绘画,并引领了当时肖像画的潮流。

奥门永利误乐域 2

奥门永利误乐域 3林边作画的莫奈,1885

  1874年,萨金特一家在意大利威尼斯与画家惠斯勒相遇了。母亲将萨金特的作业交给惠斯勒指教,受到了惠斯勒的鼓励和赞赏。为了让孩子能在浓烈的艺术氛围中成长,父母决定将家搬到了世界艺术中心的巴黎。在巴黎,萨金特进入了著名肖像画家卡罗勒斯的画室学习肖像画,掌握了法国肖像画的最新技法。这位老师崇尚写实,素以冷峻的素描手法教育他的学生,常让他们去卢浮宫临摹大师的作品。萨金特天资聪颖、进步很快,得到老师的赞许。在法国期间,他深受法国印象派绘画的影响,几年后又去了西班牙,对委拉斯凯兹和哈尔斯的画风极感兴趣。

1856年,萨金特出生在一个漂泊的美国人家庭,母亲是业余艺术家,父亲从医生转行成为医学插画家。13岁时,在母亲的发掘和支持下萨金特跟随德国风景画家卡尔·韦尔施(Carl
Welsch)学习水彩,而后旅居佛罗伦萨,1874年进入前卫肖像画家卡罗勒斯-杜兰(Carolus
Duran)的画室。

  《休·哈默斯利夫人》(Mrs。 Hugh Hammersley)1892 布面油画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accession number: 1998.365

奥门永利误乐域 4伦敦国家肖像画廊展览现场,展览负责人导览

  澎湃新闻:展览中,有一幅名为《海港的三艘驳船,圣弗吉里奥》(Three
Boats in Harbor, San
Vigilio)的海景画,已有一百多年未向公众展出过了。还有哪些过去鲜少公开展出的作品?

奥门永利误乐域 5

  整个展览总共展出了95件油画、水彩画、炭笔素描,以及一件雕塑。其中三分之二由萨金特本人创作,其余由横跨大西洋两岸、萨金特的艺术界朋友创作,包括塞西莉亚·博斯(Cecilia
Beaux)、威廉·梅里特·切斯(William Merritt
Chase)、奥古斯塔斯·圣·高登斯(Augustus Saint-Gaudens)、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和安德斯·佐恩(Anders
Zorn)。“展览的一部分展示了萨金特丰富多样的艺术才能,另一个看点则集中于芝加哥的某个特殊历史阶段,思考这座城市遭遇1871年大火后,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早期痴迷于财富积累的时代。”麦德森说。

然而当萨金特去世时,他的声誉一落千丈,公众认为他是不合时宜的镀金时代产物,跟不上一战后出现的艺术情操;萨金特曾经的朋友罗杰·弗来更是在1926年伦敦举行的回顾展上指出萨金特的作品缺乏审美素质。20世纪60年代,当一切趋于理性,维多利亚艺术复兴、新学术思潮才重新建立了萨金特的地位。80年代开始,博物馆陆续举行萨金特回顾展。2015年的春天,伦敦国家肖像画廊正在举行“萨金特:艺术家和朋友的肖像画”展出了他的70多幅肖像作品,全面展现了这位艺术家实验性和个人特色的一面。此次展览还将在夏天移师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奥门永利误乐域 6《蓟》(Thistles)1883/89。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Gift of
Brooks McCormick。

奥门永利误乐域 7萨金特自画像,1884

  通过此次展览的作品,观众可以了解到,上个世纪初的芝加哥不仅是经济繁荣的产物,同时也是可与东海岸城市并驾齐驱而崛起的文化中心。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的召开刺激了城市基础建设和经济活力,同年12月,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开馆也标志着城市文化的快速建设。

  澎湃新闻:这次展览展出了萨金特的风景作品,这是很多人过去并不了解的。我们如何评判萨金特的风景画价值?他是专门将风景作为一个门类去发展,还是在不断旅行的过程中和画肖像画之余的一种尝试?

奥门永利误乐域 8

  萨金特素描,詹姆士·卡罗尔·贝克威思(James Carroll
Beckwith)绘制于1876年。 

  萨金特《卡门茜塔》(La Carmencita)1890 布面油画 巴黎奥赛美术馆 ?
RMN (Musée d’Orsay) / Gérard Blot

  原标题:萨金特与镀金时代: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术广度

  澎湃新闻:萨金特的肖像艺术对美国现当代艺术产生过什么影响?

  萨金特《查尔斯·德林》(Portrait of Charles Deering)1917 布面油画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萨金特《洛克农的阿格纽爵士夫人》 1892-1893
苏格兰爱丁堡国家美术馆藏 图片来自网络

  《威尼斯街道》(Street in Venice)1882 木板油画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Gift of the Avalon Foundation, 1962.4.1

奥门永利误乐域 9

  尽管萨金特一生中只两次匆匆造访芝加哥,但1888-1925年期间,他的画作在那个飞速发展的都会展出不下20次,并且赢得很多藏家的垂青,其中就有商人查尔斯·德林(Charles
Deering)和马丁·瑞尔森(Martin Ryerson)。

  萨金特艺术技法散发着持久的吸引力

奥门永利误乐域 10

  麦德森:萨金特艺术技法散发着持久的吸引力,尤其对于人物肖像画家而言,怎样在一幅动人的作品中融合现实主义和印象主义,萨金特依然具有典范作用。

奥门永利误乐域 11

  当年在芝加哥展出过的很多画作也在此次展览之列,例如,作品《卡门茜塔》(La
Carmencita)画的是西班牙女舞蹈家卡门·多塞特(Carmen
Dauset),她更为知名的名字是卡门茜塔。1890年她在纽约巡演并为萨金特做肖像模特时,一度引起轰动。而今,《卡门茜塔》是巴黎奥赛美术馆的珍藏。在创作这幅画前,萨金特在欧洲旅行,他曾将这幅和另两幅画送到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参加第三届美国油画年度展览,《卡门茜塔》
一经展出,迅速引发芝加哥观众的热议。麦德森说:“舞蹈家的姿态以及萨金特大胆的画法,勾勒出一个雄心勃勃的形象,这恰是当年芝加哥希望在美国文化与当代艺术版图上展现的气质。”

  近日,一场全面反映19世纪美国肖像画家萨金特艺术生涯的特展“约翰·辛格·萨金特和芝加哥的镀金时代”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面向公众展出。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长达一个世纪未曾与公众见面的画作《海港的三艘驳船,圣弗吉里奥》,也可以看到目前由巴黎奥赛美术馆收藏的《卡门茜塔》,这件曾在芝加哥引起过热议的作品,勾画了一位雄心勃勃的女舞蹈家,这一形象恰是“镀金时代”的芝加哥希望在当时的国家文化和艺术版图上展现的气质。

奥门永利误乐域 12

奥门永利误乐域 13萨金特《康乃馨、百合、玫瑰》1885-1886 图片来自网络

  作为一位知名肖像画家,萨金特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美国经济蓬勃发展的镀金时代为一大批富人阶级与社会名流绘制肖像画,但他同时涉猎多个绘画门类,例如风俗画、公共壁画和风景画。

  展览将持续至9月30日。

奥门永利误乐域,  麦德森:近年来,学者们持续不断并且全面深入地检视萨金特的绘画艺术,而展览正是这些研究的成果。从肖像画到风景艺术,萨金特丰富的艺术表现终于展现在大众面前。

奥门永利误乐域 14

奥门永利误乐域 15

奥门永利误乐域 1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