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永利误乐域:敲醒国宝帮带来的收藏噩梦

奥门永利误乐域 1

奥门永利误乐域 2
漫画

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游走于各大卫视的收藏节目,标榜自己是国内资深鉴定收藏专家,但他们也曾制造出“金缕玉衣”、“汉代玉凳”等收藏界的笑话,这就是被业内戏称为“国宝帮”的成员。从卫梦强到宁玉新,曾被一度热捧的收藏鉴定“砖家”一个个被拉下神坛,因文物诈骗案而被警方控制。那么,他们到底是如何设局欺骗收藏新手的?

  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游走于各大卫视的收藏节目,标榜自己是国内资深鉴定收藏专家,但他们也曾制造出“金缕玉衣”、“汉代玉凳”等收藏界的笑话,这就是被业内戏称为“国宝帮”的成员。从卫梦强到宁玉新,曾被一度热捧的收藏鉴定“砖家”一个个被拉下神坛,因文物诈骗案而被警方控制。那么,他们到底是如何设局欺骗收藏新手的?

不懂行的人聚成一个“国宝帮”

  不懂行的人聚成一个“国宝帮”

曾被《国宝档案》报道过、号称身家几十亿的著名收藏家卫梦强,涉嫌合同诈骗500万元被上海奉贤区公安机关刑拘的事件近日又开始在网络发酵。其实,不只卫梦强,今年6月,曾忽悠明代热水瓶为文物的“文物砖家”宁玉新也因牵涉诈骗被警方控制。

  曾被《国宝档案》报道过、号称身家几十亿的著名收藏家卫梦强,涉嫌合同诈骗500万元被上海奉贤区公安机关刑拘的事件近日又开始在网络发酵。其实,不只卫梦强,今年6月,曾忽悠明代热水瓶为文物的“文物砖家”宁玉新也因牵涉诈骗被警方控制。

文物专家造假以及文物造假事件屡见不鲜,“金缕玉衣”、“汉代玉凳”,以及后来的河北衡水冀宝斋博物馆雷人的“国宝”藏品,这些不断被发酵的赝品背后的共同点就是,都有一个或一群如卫梦强、宁玉新一样的“国宝帮”成员。

  文物专家造假以及文物造假事件屡见不鲜,“金缕玉衣”、“汉代玉凳”,以及后来的河北衡水冀宝斋博物馆雷人的“国宝”藏品,这些不断被发酵的赝品背后的共同点就是,都有一个或一群如卫梦强、宁玉新一样的“国宝帮”成员。

奥门永利误乐域,实际上,最底层的“国宝帮”是没有任何文物方面的知识和经验的,在没有分辨能力的情况下,就会经常出现把赝品当国宝的情况。相比较初级“国宝帮”成员,在省级以上文玩鉴定节目中露过脸的资深“国宝帮”是知假玩假。“很多所谓‘大师’在媒体上往往‘语不惊人誓不休’,但实际上在真正行家看来,这类‘大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笑话并不少见。”一位古玩行家表示。

  实际上,最底层的“国宝帮”是没有任何文物方面的知识和经验的,在没有分辨能力的情况下,就会经常出现把赝品当国宝的情况。相比较初级“国宝帮”成员,在省级以上文玩鉴定节目中露过脸的资深“国宝帮”是知假玩假。“很多所谓‘大师’在媒体上往往‘语不惊人誓不休’,但实际上在真正行家看来,这类‘大师’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笑话并不少见。”一位古玩行家表示。

很多真正的专家出于种种原因,对于“砖家”的鉴定水平并不愿意实话实说,大多装聋作哑,用“不错”、“还好”、“好看”、“少见”等模棱两可的词语应付,但在“砖家”看来,这些都不是看假的意思,反而更肆无忌惮起来。

  很多真正的专家出于种种原因,对于“砖家”的鉴定水平并不愿意实话实说,大多装聋作哑,用“不错”、“还好”、“好看”、“少见”等模棱两可的词语应付,但在“砖家”看来,这些都不是看假的意思,反而更肆无忌惮起来。

“砖家”摇身一变成专家

  “砖家”摇身一变成专家

很多被戏称为“砖家”的“国宝帮”成员都是凭借小聪明来获得一席之地的。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李宗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全民收藏热的情况下,收藏栏目也很受欢迎。一般而言,“这些‘砖家’会通过做鉴定节目、自我包装,包括制作一些民间收藏文物鉴定委员会、国际文物鉴定协会等看似名头很响亮、很正规的头衔”。

  很多被戏称为“砖家”的“国宝帮”成员都是凭借小聪明来获得一席之地的。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李宗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全民收藏热的情况下,收藏栏目也很受欢迎。一般而言,“这些‘砖家’会通过做鉴定节目、自我包装,包括制作一些民间收藏文物鉴定委员会、国际文物鉴定协会等看似名头很响亮、很正规的头衔”。

资深收藏家刘嘉透露,所谓的“砖家”根本没有负责任的态度,电视台为了提高收视率,请这类“砖家”出镜,“砖家”也为提高名气而争抢上镜率,等有五六次上镜曝光后,自然找他们来鉴定、收藏的人就会多起来。

  资深收藏家刘嘉透露,所谓的“砖家”根本没有负责任的态度,电视台为了提高收视率,请这类“砖家”出镜,“砖家”也为提高名气而争抢上镜率,等有五六次上镜曝光后,自然找他们来鉴定、收藏的人就会多起来。

而且,很多“砖家”会巧妙地偷换概念,有些在博物馆担任过非文物专业性职务如保管员、保卫员等,尽管从业经历与收藏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们会将自己包装成“在博物馆工作多年的资深专家”之类。

  而且,很多“砖家”会巧妙地偷换概念,有些在博物馆担任过非文物专业性职务如保管员、保卫员等,尽管从业经历与收藏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他们会将自己包装成“在博物馆工作多年的资深专家”之类。

不同于过去的收藏界,老师收徒还要面试,合格后三年内都不许碰古玩,只能做杂项,要经过漫长的历练才能出徒。而现在,很多没接触几年收藏的人都看到了这个圈内的利益。刘嘉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琉璃厂烤白薯的、存车的都开古玩店了,这些人手里不可能有真货,无论是收藏还是经营,不是听几次课、看几本书就能学到真正知识的,还得找个真正的领路人”。

  不同于过去的收藏界,老师收徒还要面试,合格后三年内都不许碰古玩,只能做杂项,要经过漫长的历练才能出徒。而现在,很多没接触几年收藏的人都看到了这个圈内的利益。刘嘉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琉璃厂烤白薯的、存车的都开古玩店了,这些人手里不可能有真货,无论是收藏还是经营,不是听几次课、看几本书就能学到真正知识的,还得找个真正的领路人”。

而正是这类自我吹捧、包装的“砖家”凭借头上的“金字招牌”早就开始利用藏家想获益的心理。

  而正是这类自我吹捧、包装的“砖家”凭借头上的“金字招牌”早就开始利用藏家想获益的心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