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初琉璃厂文物造假登峰造极 岳彬养了个团伙

图片 1

  中新网12月1日电(唐云云)近日,英国一位造假高手自曝,达芬奇画作《美丽公主》其实是他近40年前伪造的作品。虽然其言论未必可信,但无疑为《美丽公主》的真假笼上了一层迷雾。

​自古以来,文物业就造假成风,乾隆年间,纪晓岚纪大烟袋就曾栽在一方小小的墨上。在他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余尝买罗小华墨十六铤,漆匣黯敝,真旧物也。试之,乃抟泥而染以黑色,其上白霜,亦庵于湿地所生。”啥意思呢,有一回纪大学士因买到了明代制墨名家罗小华的古墨,结果回家一试才发现是泥做的,就连表面的白霜都是长的霉斑。遂叹曰:“人情狙诈,无过于京师。”

  名画价值不菲,却容易出现摹本或赝品,又往往历史久远遗失可靠的考证依据。一些博物馆珍藏的名画甚至后来被证明为假,知名拍卖行也被曝出过有出售赝品的行为。

到了民国年间,古文物弄虚作为、以假乱真的现象更为突出。这一方面是因为清末列强入侵文物流失严重,倒卖文物和造假事件剧增,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造假手段和技术不断提升所致。这一时期,来琉璃厂买货卖货的人极为复杂,货物来源也杂,那些层出不穷的假文物不知让多少行家里手打了眼。

  英国造假高手称炮制达芬奇画作

岳彬为造假不择手段,还养了一个造假团伙

  据新华社电,近日,英国造假高手肖恩·格林哈尔希称,一幅据信出自达·芬奇之手的画作《美丽公主》,其实是他近40年前伪造的作品。

1910年,14岁的岳彬从家乡河北张各庄来到北京,在锡拉胡同一个庙里面的小古玩铺当学徒,跟着师傅四处倒腾旧货涨了不少本事。后来他自己单干,把一件明代的瓷器按宋瓷卖了,赚了一大笔,并从此发家。岳彬做外国人生意,经常能买到珍贵的文物,并转手高价卖给外国人,造成很多国宝流失海外。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帝后礼佛图》一案,这一事件我们曾详细讲过,这里不再多言:燕京旧事
| 盗毁国宝卖给美国,金盆洗手难逃报应。

  《美丽公主》的来历原本就有争议。1998年,它在佳士得拍卖公司的拍卖会上露面,首次为人所知。卖主认为它创作于15世纪的意大利,但是鉴定师认定它作于19世纪的德国。最终,这幅画以2.18万美元成交。然而,近年来,它被一些专家认定为达芬奇的“杰作”,因而身价暴涨,估值高达1亿美元。不少艺术界人士认定,它是达·芬奇的作品,描绘的是15世纪意大利米兰卢多维科·斯福尔扎公爵之女比安卡。

岳彬是个造假高手。上世纪三十年代末,他在北京古玩商会的串货场买来一对康熙三彩鹦鹉,是极为难得之物。马上就让人复制了三对,每隔一年半载卖出去一对,竟没引起别人的怀疑。1941年,他又让人做了一件造型奇特的卧式麋鹿铜器,又是抹盐酸银,又是用矾水煮,涂抹了十几次,煮了200多个小时,终于让铜器从黄色变成了墨绿色。可是颜色变了没有锈斑也不行,他便把这件铜器埋在了厕所里小便的地方,天天往上浇尿。恶心是恶心了点,但经过一个夏天的暴晒,到秋季寒露时挖出,这件“四不像”俨然是一个由新坑出土的商周青铜器。后来岳彬以高价将它卖给了外国人,以谋取暴利。

  肖恩称,画是他1978年所作,主人公名叫萨莉,是他在超市打工时的同事。他称,自己弄到一张1587年的古董纸,又找来一块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期课桌的桌板作为底板,炮制了这张画。

为了造假,岳彬还专雇养了几名修补古文物的好手,为他修补古玩,整旧如新,或加以复制卖出赝品。如张济卿专为他修复、复制青铜器,李焕章专为他整修唐三彩和瓦器。岳彬的彬记是当时北京最大的古玩铺,也是最大的制假货的发源地。

  卡拉瓦乔《耶稣被捕》遭盗 警方查获画作疑为摹本

如果一个人光是造假,至少还不会对文物本身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岳彬不一样,他为了让自己的假货变成真的,能把真迹给毁了。

  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名作《耶稣被捕》(又称《犹大之吻》)原本保存在乌克兰东西方艺术博物馆。画作市价据说达上亿美元,被视为镇馆之宝,并被认为是乌克兰最宝贵的艺术收藏品之一。2008年,画作不翼而飞。警方调查后指出,窃贼整块地除去了窗户上的玻璃,而不是将玻璃打碎,因而没有触发警报,把画从框架中剪切出来,然后从房顶逃走。

“七七事变”前,岳彬以三万美金的售价将一尊北魏石佛头像卖给美国石油大王。当然,这尊佛头是个赝品,是岳彬派人到云岗石窟先为石佛头照下像,然后选好石料,照样复制的。“七七事变”后,美国石油大王发现原石像仍在原处,这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就拍来电报,要求退货。为了掩盖事实,岳彬竟然丧心病狂,花3000元买通军阀孙殿英的部下,将云冈石窟的石佛头炸掉,然后给石油大王去电,声明云岗已经没有这尊石佛,如果还有的话,不但应该退货,而且还应受罚;如果确实没有,美方就应负责为他赔偿名誉损失费。结果,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失踪两年后,《耶稣被捕》在德国重现。2010年,涉嫌盗窃名画的3名乌克兰人和1名德国人被警方抓获。失而复得后,有人说,这幅画并非卡拉瓦乔原作,价值最多不过40万美元。真迹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被收藏在爱尔兰都柏林国家美术馆。

字画造假的手段一般是临摹。民国时期,造假高手不仅仅能将假画临摹的惟妙惟肖到低价乱真的地步。国外仿制名画的时候,除了画工要到位,用的油画颜料、画布或者画板都得和古画一模一样才能乱真。

  其实,两家博物馆所藏两幅画作孰真孰假多年来一直就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德媒称,都柏林版本于1990年在都柏林耶稣会修道院被发现,自那时起,该版本被认定为原作,因为比乌克兰版本问世早20多年。爱尔兰国家画廊发言人表示,乌克兰版本是一个“非常好的同时代摹本”,但并非赝品。也有人倾向于认为乌克兰版本是原作,前苏联的艺术专家在鉴定后就认为该画是真迹。还有人认为这两幅都是卡拉瓦乔亲笔画的,只不过大多数人偏爱都柏林的那幅。

在波兰电影《盗走达芬奇》中,女画师临摹的《抱银鼠的女子》所用画板、画框、颜料均与达芬奇原画一样,肉眼难辨真伪。

  德国检察官最终认定警方所查获的画作并非原作。一些媒体认为,这样的认定结果说明国际社会更加认可都柏林版本的地位。

但以假换真终究是假,有一种更“高级”的造假让你连说他造假都觉得是在冤枉他。这都要归咎于中国画用的纸。宣纸虽薄,但好宣纸并非单层,名家下笔往往力透纸背。所以
“有经验”的裱画师傅能把一张真的古画揭裱成两张甚至三张。在名画重新装裱的过程中,他们将表面薄薄的一层真迹揭下另裱偷去,把剩下的那张裱好归还原主,那幅是副本。只有把两张画细看对比,才能发现副本的墨色稍淡。裱画师傅也可以把副本重新勾描一遍,使其与真迹墨色一样。

  知名拍卖行30多幅名画被鉴定为赝品

还有的假画经裱画师傳挖去题款,填上真款,或加真跋,冒充真画;有的画,因为画家的声望不高,裱画师傅挖去真款,换上个知名大画家的假款,甚至伪造“御题”,冒充名画。这种造假的水平远超过了过去当然也反映了揭裱技术水平大有提高,可以通过造假来偷天换日,以假乱真。

  据《信息时报》消息,2010年,多家全球知名拍卖公司和交易商被曝牵涉一宗重大假画案,震惊整个艺术界。在全球各地成交的30多幅20世纪重要画作经鉴定后确认为赝品,总涉案金额超过3000万英镑。

除了款和题跋,当时还有人专门制做假图章。韩博文开设阅古斋买卖明清名人字画,同行中人只是听说他能做假印,制假画,但分不清哪件是真哪件是假。直到1956年实行公私合营时,韩博文竟交出了300多方假印章,令人目瞪口果。

  这宗假画案涉及包括德国超写实画家马克斯·恩斯特、法国野兽派画家拉乌尔·杜菲及法国机械派画家费尔南德·勒泽等多位名家的作品。专家称,这些赝品水准已达“黄金标准”,仿冒手法高明,涵盖多种画风,即使经验丰富的鉴赏家也未必能看出端倪。

“杀熟”现象防不胜防,古玩铺掌柜高价购赝品

  一幅恩斯特画作的赝品因收藏标记引起传记作家质疑,经科学鉴定发现其中含有这些画家作画时期还未出现的颜料,骗局才被揭穿。

琉璃厂曾流传着一个韩少慈错买进王翚(石谷)假画的故事。

  涉案作品中有4件经伦敦佳士得拍卖行之手拍出,另有6件经由德国蓝波茨拍卖公司拍出。它们的真迹都下落不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