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永利误乐域:苏联曾经的核试验

奥门永利误乐域,塞米巴拉金斯克位于西伯利亚以南,是面积跟法国相仿的鲁陵地区的省会。19世纪那里曾是俄罗斯帝国一个买卖毛皮的交易站。被流放到此的俄国文学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根据在那里的生活写下了小说《死屋手记》。正是这个70万哈萨克人一直居住的草原上,如今变成了一座巨大的“死屋”:大批居民未老先衰,缺乏免疫力,患有种种癌症;出生的婴儿没有四肢,或是没有骨头,或是先天痴呆;出现了恶性基因突变的病症。核试验正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

要么离婚,要么自杀

1947年,原苏联军队将这座城市西南一片1.85万平方公里的草原划出并实施了森严的军事戒备。

原苏联核武器试验的指挥中心――“塞米巴拉金斯克多角区”秘密建立了,它在核试验区域的代号为“塞米巴拉金斯克-21”。地图上没有这个“多角区”的标记,不过它给当地的人们留下的痕迹却永远无法去除。

在“多角区”深处的戴格伦山,试验中心曾进行过近200次的地下实验。直到今天,山下还埋有大量放射性核元素–钚、锶和钯。1949年8月28日,苏联在“多角区”爆炸了第一颗试验性原子弹,爆破点距地面仅30多米。而距离爆破点50公里处的村子多隆竟毫无保护措施,当地800名村民都受到了致命的辐射。当晚的大风又将原子尘带到了500公里外。这种危害特别巨大的核试验方式直到1963年才被禁止。

村民博拉特1949年时还是个孩子,和许多孩子一样,他跑出去看了第一次核爆炸。博拉特说,“每次前一天,当兵的就来告诉我们把瓷器收起来,别开烤炉。因为爆炸会把炉门炸飞,把房子烧着。但他们从没告诉我们,在地里干活就更不安全了,也没说这出的牛奶和肉吃了就会生病。他们也没说很多人会瞎眼,很多人浑身疼怎么也治不好。我们村嫁出的女儿们离婚了,因为她们生不出孩子来。孩子们好多都是傻子,不少年轻人都自杀了。”

4.5万参与核试验的前苏联士兵只剩两千

1954年9月14日,一架图-4轰炸机从高空投放下一枚40000当量的炸弹。在地下核掩体内指挥的马歇尔·格尔基科夫是这次爆炸的目击者,格尔基科夫在二战期间曾是斯大林手下的高级军官。格尔基科夫下令600辆坦克,600辆装甲车及320架飞机朝炸弹震源出动,布置成势,模拟一场核战争。

此次试验的目标是检验核战争爆发时,士兵的作战能力与军事武器的性能。成百上千的家养牲畜也在此次爆炸有效杀伤区内。试验中产生的强烈核辐射,比起1945年美国投放在日本广岛的原子弹核辐射来,还强了两倍。军人们穿的内衣被告知是防核辐射的。演习之后,军人和当地居民都没有接受过身体检查。当地医院从1954年~1980年期间的病例记录已无法获得,怀疑是被有意销毁了。

真人实验核爆炸后果

俄罗斯《真理报》9月13日解密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1956年9月10日,在苏联山米佩拉丁斯克核试验场,数百名苏联士兵和军官曾被置于一个骇人听闻的核试验之中。这支部队从直升机上跳伞,直接降落在被核弹烤焦的土地上,那里的空气中弥漫着死神的气息。这些伞兵没防护服,只穿着普通的军服。给他们的命令上写着:“抵御敌军攻击,直到大部队到达。”军队高层希望知道,这支部队在接受了致命的辐射之前,到底能够坚持多久;真正发生核攻击时,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