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史上最成功的画商

19世纪是画商真正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刻,伴随着梵高、莫奈、毕加索等大师的出现和现代艺术的兴起,雷奈?詹泊尔、康维勒、利奥·卡斯蒂里这些真正的的艺术巨商,也轮番登上了历史舞台,成为画史中不可忽视的身影。正是他们,让大师成为大师,让名作成为名作。

  有三组人,他们对印象派的被接受,其实产生的影响非常、非常大,他们做了很多的努力。

奥门永利误乐域 1

  第一位就是鲁埃尔,他是一个法国的画商,很有意思的就是他最开始认识印象派画家的时候,其实莫奈毕沙罗都还不是印象主义者,还没有被称为有讽刺意味的印象主义者,他是在1870年的时候,正好是普法战争期间,莫奈和毕沙罗就避开到了巴黎,在巴黎他们和巴比松画派的一个画家叫做杜比尼一起玩、一起做朋友,鲁埃尔其实本身他是一个巴比松画派的藏家,我想我们知道巴比松画派大概是1850年前后有一批生活在巴黎南郊枫丹白露森林旁边巴比松村的那些画家,他们确实是以一个比较清新的、自然的风格来描绘枫丹白露森林的场景,因此这个鲁埃尔最开始认识莫奈和毕沙罗的时候,他其实是认为这两个人和巴比松是一路的,也是画自然,所以他就蛮喜欢他们两个,然后他就开始收他们的作品,从1870年开始收藏他们的作品,而且他还是一个很执着的画商。到了1872年的时候,马奈有很多画不好卖,他就花了51000法郎买下马奈画室一共是30张完成的作品,在当时来讲都还是蛮大的一笔钱,所以他可以算是支持和赞助印象主义的第一位画家,而且他不光是买,他还做很多努力的推广工作,比如说1886年印象主义画展第一次画展在纽约展出,就是由鲁埃尔来完成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后来莫奈有说过一句话,说当年要是没有鲁埃尔我们的日子可就难了,饮水思源,他真是我们的守护神。这个莫奈讲的话。

奥门永利误乐域,雷奈·詹泊尔

  鲁埃尔的画廊,有一个细节,这个画商自己的办公室,在他的写字台的上方就恰好是一张我们刚刚看到的日式小桥那张画,所以我想我们各位办公室摆什么,其实就很明显的其实是彰显自己的趣味。就是我认同什么东西,我在学术上的趣味是如何来显现,这个图片,而且很好的是摄影术在法国诞生以后,人们无论说喜欢不喜欢,用摄影来记录它是一个很客观的,甚至不带太多态度,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画廊的场景,但是它很好地告诉我们当时这个鲁埃尔他所起到的一个作用,包括他自己很明显的他个人趣味的存在、彰显。所以他后来,其实是花了很多钱,很多的精力和资金去推广印象派的绘画,比方说到了1891年的时候莫奈展出了他共15幅的《干草堆》,毫无意义的两堆干草,他其实一共画了22张,就是两堆干草从早上到傍晚在光线下的色彩变化。到1891年的时候这些干草堆已经可以是按照3000-4000法郎来卖了,而最初的时候我们看一个数据在这里,这是1873年的时候鲁埃尔的账本其中的一页,在这个账本上我们看到莫奈有一张画被他买下来是200镑,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真的都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想我们都会很明白,到后来,到今天莫奈基本上小画都是以三千多万美元的成交价出现的时候,这200镑在一百多年之间的变化,其实是趣味的变化,根本不是钱能够说明的事情,很有意思。所以这个鲁埃尔他做了很多的事情,包括1886年在纽约做展览,1888年他就开始在纽约做自己的画廊,他在纽约定下来意味着对印象派的推广其实是更加的不遗余力,因此也就正好有很多美国的,我们知道新大陆的藏家,美国人厉害有猎奇、贪新鲜,当他们去到欧洲收画,鲁埃尔的画廊起了很大的作用。另外我们还知道我们等一下谈到的其他的藏家,这里头其实这种外部的变化逐渐的推动了印象派的这种往前去发展。

代理艺术家

  这一位吉斯塔夫,他很有意思的是第一次印象派展览的时候他是参展艺术家,但他一旦参展他就发现自己其实没法画好画,不能像其他印象主义者一样,他就干脆变成了一个印象主义的收购者,所以他很年轻的时候,这个人是在1876年自己才二十七岁的时候就立下遗嘱,说会把自己所有的藏品全部捐献给国家,但是遗嘱里有一个要求,其中他的藏品要有一次是要在卢浮宫要展出的。等到套1885年的时候他就出来65幅作品,这65幅作品里边有一些是印象主义作品,他是1894年去世,国家就一共是收了他75件作品,几乎都是印象主义画作,但是国家始终还是有点儿混帐,就是因为国家的委员会,我们刚刚讲到的学院的趣味,沙龙的趣味由什么人构成?沙龙的评审委员会3/4是得过奖的画家,也就是说这个系统是负责维护自古以来的趣味,所以这个国家就勉强接受了他这75幅画,但是卖掉了其中的29件,也有书说卖掉了其中的27件,都是印象主义者其中的一些精品,这个就是很典型的,我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朋友,年轻的时候画画,后来觉得我画不好就去做设计,做设计有钱就去支持天才艺术家的朋友,这种故事在艺术史当中其实也蛮多。

莫奈、雷诺阿、塞尚、米勒、德加、柯罗、维米尔、毕加索

  接下来看的这两位他们是一对夫妇,其实他们作为印象主义很重要的藏家也是有一个很有趣的开头,就是当叫做露易丝的女孩她很年轻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画家朋友,就是卡萨特,我们刚刚讲的德加说竟然还有这样作画的女人,她遇到卡萨特的时候是在1874年,当年这个女孩她才是十九岁,但是她就非常喜欢这帮人,所以她从1875年也就是她二十岁那一年开始她就买印象主义者的画作,所以人们在讲到印象派画商的出现的时候,经常会这样说:“卡萨特的进入是她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她非常有钱,她是富商的家庭。然后她认识很多有钱的朋友,她和她的这些有钱的朋友,都心甘情愿的成为印象主义者的有用的资源。”其中就包括我们说的这个女子,这张画是卡萨特为她作的肖像,所以这里头藏家和艺术家之间的关系,一直在发展,从来没有间断过。1875年她买下的是一张莫奈的油画和一张德加的色粉笔画,过了几年她和这个男人结婚,大概是在1883年,也就是她二十几岁的时候,这个男人是美国的一个糖业大亨,就是他做蔗糖的买卖,他们两个开始不断地收藏印象派的画作,而且其中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就是有一年他们两个去巴黎旅行,大概是在1889年的时候他们两个去巴黎旅行,他们就认识了鲁埃尔,干脆就是说我们可能不能经常过来买画,就让鲁埃尔作为他们的代理人,就经常的看上好的印象派画作就帮他们俩留起来,所以后来在他们的收藏里头印象派绘画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然后他们甚至为了自己的收藏开始想要盖一个专门的馆场来展现这些藏品。到了1912年的时候这个女子是用了一百万买了一张德加的画,在1912年这个是当时的在世艺术家的成交价里边最高位,德加那张一百万画作。1929年的时候这个女子她就去世了,她的子女就根据她的遗嘱把她的大部分藏品捐给了现在知道的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在这部分藏品里边50张是印象派画作,这就是我们今天去大都会的时候看到的那部分印象派画作里头有相当多的精品是出自于这个藏家的捐赠。所以这样的这种收藏者的出现,其实对印象主义的帮助非常大。卡萨特,我们刚才看了八位印象主义画家的时候,我就说我们会看到一个她的照片。为什么用她的照片?是我们刚刚也讲到印象主义画家有很多是命运坎坷的,她活到82岁,但是她72岁的时候双目失明,我们没有办法想象对一个画家双目失明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她一生除了很努力的作画,她有画很多母女、母子的题材,尤其我很喜欢这一张关于水面的这种描绘,是才气很明显,然后笔触很爽快的印象派的画家,所以我们刚刚提到这些画商的出现其实是为画商收藏家是为印象派地位的改变而起了非常大的一个作用。

雷奈·詹泊尔是法国着名画商,20世纪前期将大量欧洲名画卖到美国的重要人物,他所接触的大师和名画,以及他所拥有的对艺术作品的鉴赏能力,在整个西方艺术史的画商之中,可谓首屈一指。

奥门永利误乐域 2维米尔《倒牛奶的女人》

在雷奈·詹泊尔致力于艺术经纪活动的一生中,曾经与雷诺阿、莫奈等印象派大师过从甚密,曾经独具慧眼发现了伦勃朗、维米尔作品的收藏价值,也曾经对文艺复兴时期美术三杰的作品提出独到见解,还曾经与居里夫人、卓别林、马克·吐温这些赫赫有名的杰出人物邂逅。

作为一名称职的画商,詹泊尔并没有对他所接触的大师和名作产生一种超乎理性的狂热。他始终是以自己对艺术的阅历和理解为根本,冷静、客观、理性地看待经手的每一幅作品和每一位画家。而他一生中对艺术史最大的贡献,就是他将这些观察细致入微地记录下来,成为研究欧洲绘画史非常重要的文献之一。他的日记,不仅让我们了解到怎样去做一个优秀的画商,更让我们了解到那些大师巨匠们光芒背后最为真实的一面。

奥门永利误乐域 3

康维勒

代理艺术家

毕加索、布拉克、格拉斯、莱歇

康维勒在20世纪初刚刚投身于画廊行业的时候,脑中就已经有了一个理想的画商形象:强烈的经商意识,灵敏的商业嗅觉,强大的预测能力,高明的艺术鉴别力,以及善于把以上品质转化为资金的商业手段。一位大画商的价值就是通过他的判断力的表现,使艺术得以延续,使后代人推崇。

奥门永利误乐域 4毕加索《亚威农的少女》

1907年至1914年,康维勒陆续与弗拉孟克、德兰以及立体派的“四剑客”毕加索、布拉克、格拉斯、莱歇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立体主义作为一个重要的绘画领域对雕塑、建筑、装饰、工艺美术所产生了深远影响。但这样一种极度抽象的艺术形式,在诞生之初必然是完全不被人们接受的,而正是康维勒的点金之手,才让立体主义有了今天的辉煌。

康维勒几乎将一生都执着于对立体主义的狂热。他的这一选择对现代艺术史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改变了毕加索、布拉克、格里斯、莱歇等一大批现代绘画大师的艺术与生活。他在经营过程中的行为方式可概括为:友谊+办事原则+商业方法的冷静考虑。康维勒也是个洒脱的智者,他不在乎出售自己喜欢的作品,他经常开玩笑地套用圣徒保罗的一句话,“我不是捕捞作品的渔夫,我捕捞的对象是人。”作品终会成为过眼烟云,画家则应永存至少康维勒是这样认为的。

奥门永利误乐域 5

利奥·卡斯蒂里

代理艺术家

劳森伯格、克莱斯·奥登伯格、贾思珀·琼斯、弗兰克·斯代拉、罗伊·利希滕斯坦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