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之王“查理·卓别林:卓眼视界”全球首次大型回顾展即将登陆余德耀美术馆

图片 1

查理·卓别林大型回顾展日前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美术馆与爱丽舍博物馆合作,通过300多张照片、文献和近两小时的电影片段呈现了卓别林的电影生涯,与此同时,来自私人或公共机构收藏的原版海报、油画、版画作品等反映了卓别林形象对于世界各地艺术家的影响。

余德耀美术馆日前宣布与瑞士洛桑爱丽舍博物馆合作,将喜剧之王查理·卓别林的大型回顾展带到中国。

“即使在今天,每个人也能在他角色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卓别林儿子尤金·卓别林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说。

图片 2《摩登时代》(联美公司),1934-1935
年©Roy Export SAS / 洛桑爱丽舍博物馆惠允,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惠允扫

1889年,查理·卓别林出生在伦敦沃尔沃斯区的东街。出生后的一年,他的父母就离了婚,他的父亲嗜酒如命,三十七岁时就死于过度饮酒,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患上精神疾病,后来被送入了疯人院。卓别林的童年几乎一直是在困窘和担惊受怕中度过的,七岁时,他被送到贫民习艺所,九岁时又去了八童伶木屐舞蹈班,十几岁时已经有了“丰富”的工作经历。“我曾经当过报童,印刷工人,制玩具的小贩,吹玻璃的工人,医生的小用人等等”,在自传中,卓别林曾这样写道。

查理·卓别林是现代喜剧电影的奠基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表演艺术家和电影导演之一。
他头戴圆顶礼貌、手持竹拐杖、留一撇小胡子的喜剧形象,家喻户晓,深入人心。1928
年,卓别林因《马戏团》荣获奥斯卡特别奖,1972年又再获奥斯卡荣誉奖(即”终身成就奖”),为
20
世纪电影的发展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他亦是著名的反战人士和社会活动家。

图片 3

世界著名的摄影博物馆–爱丽舍博物馆自 2011 年 1 月起受卓别林协会和
RoyExport SAS 公司委托保管查理·卓别林的照片档案资料,包括约 20000
张底片、印刷品及原始影集,记录了这位电影人六十年来的职业生涯和私人生活。这些收藏还包括影片剧照、场景照、旅行相册以及由知名摄影师詹姆斯·阿贝(JamesAbbe)、爱德华·斯泰肯(Edward
Steichen)和理查德·埃夫登(Richard
Avedon)拍摄的肖像照片。爱丽舍博物馆与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基金会合作,将卓别林的摄影及纸本档案电子化并使之可用。

青年卓别林

2015 年 10
月,余德耀美术馆的创始人余德耀先生受爱丽舍博物馆馆长塔蒂扬娜·弗兰克女士邀请,前往瑞士洛桑参加研讨会,并在参观爱丽舍博物馆藏品库房时发现了这些珍贵的卓别林原版照片。这批摄影档案充分体现了这位喜剧大师的魅力,也见证了卓别林著名的”流浪汉”形象的演变,以及艺术家职业生涯的真实场景。照片还显示卓别林曾到访中国及巴厘岛,这与余德耀先生创办美术馆的背景极为契合。余德耀先生认为,通过卓别林的摄影档案以及相关的当代艺术作品来回顾卓别林这位深受中国观众喜爱的喜剧大师,将会使观众深入理解卓别林所塑造的人物形象之所以能超越时代成为经典的原因,其卓越的电影艺术视野和开放的探索精神在今天依然具有深远的影响和启示意义。余德耀美术馆团队随即决定和爱丽舍博物馆合作,并开始了长达两年多的展览筹备。

在他困苦的童年中,也曾有过短暂的幸福。“记得在母亲走红的那些日子里,我们也住在威斯敏斯特桥路。那儿的人都显得欢欣而和蔼,街上都是一些吸引人的店铺、酒馆和音乐厅……”这些稍纵即逝的美好时光和那度日如年的幽暗岁月,成为了卓别林最早的艺术萌芽。他的父母都是戏院里的歌手,童年时他就经常跟着母亲看戏,耳濡目染。因为母亲嗓子不好,卓别林五岁那年就一次登台,代替母亲表演,而在跟随童伶舞蹈班巡回演出时,他也有机会观看了不少戏剧,并与许多小丑演员相遇。

图片 42015
年爱丽舍博物馆卓别林摄影档案策展人卡罗勒·桑德兰女士与余德耀美术馆的创始人余德耀先生

卓别林从小就决心要当一名演员。在展览的第一部分“伦敦街头舞台”,能够看到少年卓别林是如何接近自己梦想的。1908年,他成为一名默剧演员。展览呈现了他早期的一些舞台定妆照片,比如《沉默的鸟》中的“醉汉”形象,17岁的卓别林凭借这一角色声名大噪,他因此被基石电影公司发现,从而走上银幕。

大型展览”查理·卓别林:卓眼视界”由爱丽舍博物馆和余德耀美术馆共同制作呈现。展览将遵循时间线索,通过重新挖掘卓别林及其塑造的经典人物形象所
具 有 的 深 刻 的 人 文 精 神 , 来 帮 助 观 众 更 好 地 理 解 他 们 的
现 代 性 。
卓别林是谁?他看到这个世界的哪些东西,它们又如何影响了他的艺术?他试图向我们传达什么?这个世界,尤其是他所处那个年代的艺术家是如何看待他以及”流浪汉”这个形象的?现代艺术家又是如何理解他的?此次展览将探索促成卓别林成功并为其带来关键性机遇的原因,研究摄影图像在艺术家走向传奇的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图片 5

2017 年 11
月,爱丽舍博物馆馆长塔蒂扬娜·弗兰克女士在余德耀美术馆年度晚宴上公布了两家机构的展览合作计划。展览通过拍摄/被拍摄的片段来走进卓别林的生活与事业、解密其电影语言,也试图重估艺术家革命性的艺术遗产。除了展出卓别林档案资料中的
300
多张照片、文献和将近两小时的电影片段,展览还将呈现来自私人或公共机构收藏的原版海报、录像、油画、手稿及版画作品,反映卓别林的形象对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的影响–从
20世纪 20 年代的前卫艺术家直至今天,诸如费尔南·莱热(Fernand
Léger)、马克·夏加尔(Marc Chagall)、欧文·布卢门菲尔德(Erwin
Blumenfeld)、瓦尔瓦拉·斯捷潘诺娃(Varvara
Stepanova)、托尼·德拉普(Tony DeLap)、C215 和丽塔·卡贝鲁特(Lita
Cabellut)等艺术家都在艺术创作中绘过卓别林的形象。

卓别林扮演“流浪汉”,约1916年 Roy Export Co. Ltd/洛桑爱丽舍博物馆惠允

图片 6.2017
年爱丽舍博物馆馆长塔蒂扬娜·弗兰克女士在晚宴上公布展览计划

小胡子、小礼帽、拐杖、独特的八字步——这个由卓别林塑造的“流浪汉”形象举世闻名。1914年,他在《威尼斯儿童赛车记》中穿上那套使他成名的戏服,从那以后,“流浪汉”夏尔洛开始有了自己的生命。在不同的电影中,这个穿着不合身礼服的“绅士流浪汉”总是对弱者施与帮助,又总是以笨拙甚至滑稽的方式反抗权威,面对困难,他总能想出一个暂时救急的解决方法,“对他而言,一切问题都有解,尽管这个世界对他并不友好。”在《试论夏尔洛的象征意义》一文中,现代电影理论家安德烈·巴赞这样写道。

图片 7《大独裁者》(联美公司),1939-1940
年©Roy Export SAS / 洛桑爱丽舍博物馆惠允,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惠允扫

图片 8

图片 9查理·卓别林扮作流浪汉形象,约
1915 年©来自 Roy Export Co. Ltd 档案 / 洛桑爱丽舍博物馆惠允

展览现场 余德耀美术馆

作为大型国际展览项目,”查理·卓别林:卓眼视界”将于 2018 年 6 月 8 日至
10月 7 日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首次展出,于 2018 年 11
月巡展至墨西哥城,未来也计划在另外两个城市展出。展览同期将出版配套画册。

展览通过卓别林的电影剧照、他在拍摄片场的照片、他写的电影脚本、手稿以及不同电影片段蒙太奇式的剪辑和衔接,呈现整个电影创作的不同层次,将观众带到舞台背后,看到卓别林创作的全过程。“在展览中,最难的部分在于,如何将电影的片段,同照片、图画、档案、手稿等静态的影像融合起来,使之形成一种对比和对话。”展陈设计师阿德里安·卡迪
(Adrien
Gardère)在展览现场说道。“因此,我们布置了这样的一个架构,我们无意呈现电影的放映,而是将这些电影桥段作为背景,作为展览的一种色彩。”在展览现场,可以看到一些被置于空间中央的银幕上放映着卓别林的电影桥段,它们与周围的剧照、手稿等形成呼应。在一块银幕的前面,还“叠放”了另一块较小的屏幕,小屏幕上呈现了“流浪汉”夏尔洛形象最初的诞生,背后则是夏尔洛后来在不同电影中的表现。“相较电影的放映,我们想要展现的是卓别林漫长电影生涯的‘一瞥’。”
阿德里安·卡迪说道。

展览由洛桑爱丽舍博物馆与余德耀美术馆共同制作,由余德耀基金会倾力支持。除此之外亦获得
Roy Export
和卓别林遗产的大力支持,并与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基金会共同合作策展。

图片 10


展览现场 余德耀美术馆

关于策展人

20世纪20年代,有声电影诞生,而彼时的卓别林仍然持续制作默片。与此同时,他通过电影配乐来丰富电影的表现力,配乐和表演动作互为表里,编织属于“流浪汉”的世界。

卡罗勒·桑德兰,爱丽舍博物馆卓别林摄影档案策展人;朱斯蒂娜·查帕蕾,助理策展人塔蒂扬娜·弗兰克,爱丽舍博物馆馆长切奇莉亚·琴恰雷利,博洛尼亚电影资料馆基金会卓别林项目主管;埃莱娜·科雷拉,助理策展人

作为两位剧院演员的儿子,卓别林的生活环境一直充满音乐。他曾自学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并在1916年第一次发行了自己的乐曲。从1931年的《城市之光》开始,他共为自己的18部电影制作配乐。《摩登时代》中,乐曲和表演的同步,巧妙渲染了电影的氛围。《舞台生涯》中,卓别林亲自操刀的主题曲荣获1973年第4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配乐。在“卓眼视界”展览上,能够看到卓别林拉小提琴的照片,以及他在电影《一个国王在纽约》中“指挥”的剧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