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称:美日韩三方会谈 对朝鲜发出“联合警告” 奥门永利误乐域:

报道称:美日韩三方会谈 对朝鲜发出“联合警告”

导弹试射绷紧朝鲜半岛神经 东京发出摧毁令

首尔消息:据媒体报道,美国一个朝鲜问题高级代表团星期一在首尔会见了韩国和日本外交官员。三国向朝鲜发出联合警告。

过去的48小时,一则消息反复从美日韩三国流出:朝鲜将要发射远程洲际导弹。这一消息强烈冲击国际舆论场之际,朝鲜本月6日第四次核试验的余波尚未平息,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箭在弦上,美国国务卿克里刚刚结束对中国的访问,他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就制裁朝鲜与中方协商。美日韩做出判断的依据是,卫星图片显示朝鲜东仓里发射场人员、车辆活动出现异常,而且朝鲜以往几次核试验与火箭发射都是“打包”进行的。朝鲜的远程导弹技术发展以及核武器小型化是美国最为担心的两点,它害怕有朝一日其太平洋的基地甚至本土成为被攻击目标。对于朝鲜何时发射,国际媒体与美日韩官方说法不同,从“一周内”到“5月朝鲜党代会之前”被认为都有可能。29日美日韩三方频频互动,韩国部署驱逐舰、预警机紧盯朝鲜,日本则要求自卫队戒备并下达对朝鲜导弹的“摧毁令”。

  美国、韩国和日本外交界重要人士举行会谈,这是朝鲜上个月进行挑衅性火箭发射以来的第一次。朝鲜那次火箭发射升空后不到两分钟爆炸。

“美日韩在动用所有可用的侦察手段监视朝鲜可能的导弹发射。”《韩国时报》29日援引军政官员的话称,韩方已经向西海部署宙斯盾驱逐舰,“绿松”防空雷达在全速运转,“和平之眼”预警机也在紧盯朝鲜,“世宗大王”级驱逐舰能够在500公里半径内同时搜索1000个目标,提供360度覆盖。报道称,美国已部署一系列卫星系统监视朝鲜,包括“国防支持计划”和“天基红外系统”,它的两颗间谍卫星KH-11和KH-12也在朝鲜上空盘旋。日本27日已派出4艘“雾岛”号战舰展开侦察。29日,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向自卫队下达“摧毁令”,允许对朝鲜导弹实施拦截。

  韩国特使林宋南说,平壤如果愿意选择不同的道路,那将引领朝鲜迈向和平的正确一边。

在政治外交上美日韩也迅速互动。韩国外长尹炳世、日本外相岸田文雄29日都与美国国务卿克里通电话,大秀团结,讨论应对朝鲜可能的导弹发射。安倍此前已主持召开国安会会议讨论如何反应。

  但是三国外交官员也做出保证,如果平壤一意孤行,进行例如第三次核试验等更多的挑衅行动,美日韩将对平壤做出一致反应。

日本共同社28日援引政府机构消息人士的话爆料朝鲜最早将于一周内发射导弹。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当天称朝鲜随时可能突袭发射。匿名美国官员同日对媒体透风称,发射场人车频繁活动意味着朝鲜正为发射做准备,美国担心发射技术被用于远程导弹。俄塔社29日援引俄《祖国军火库》杂志主编穆拉霍夫斯基的话说,如果朝鲜进行远程导弹试验,那将是一种真正的军事威胁,朝鲜已试验了射程为1200公里-1500公里的战术导弹,他们现在试图试验射程为5000公里-6000公里的导弹,显然这种导弹将不只覆盖韩国,还包括美国在太平洋的基地。按这种势头,朝鲜将很快拥有射程达7000公里-8000公里的导弹,这肯定有能力威胁美国本土目标。

  国际制裁

朝鲜核试验经常与火箭发射离得很近。韩国《中央日报》称,就像过去进行三次(2006年、2009年、2012年)核试验之前会发射远程火箭那样,朝鲜用“套装型挑衅”动摇了国际社会。朝鲜此次挑衅与之前的差别是,以前总是先发射远程火箭再进行核试验,但此次先进行了核试验。韩国《东亚日报》29日报道说,朝鲜对国际社会的制裁不加理睬,按照其内部日程朝着“完成核武力”方向全力奔跑。朝鲜第四次核试验之后,韩美亮出扩音器广播、B-52轰炸机飞临等施压手段,朝鲜却采取低调回应。“事实证明,这仅是为进行发射远程导弹这一更大挑衅的准备过程”。韩国前总统外交安保首席秘书千英宇认为,朝鲜很可能会在发射远程导弹之后,在5月举行的第七次党代会上宣布成为军事经济强国。

  美国对朝政策特使格林。戴维斯警告平壤,朝鲜的挑衅行为将被证明是严重的误判。他说:“平壤新政权看到了国际社会针对4月13号导弹发射做出了一致反应。因此他们应该清楚,如果再次做出挑衅行为,例如核试验,他们将再次面临国际社会的一致行动。”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超29日对《环球时报》说,美日此前曾有对朝鲜活动的误报,此次不排除是制造舆论给朝鲜施压,在国际社会讨论制裁朝鲜之际营造朝鲜继续玩火的形象。他认为,朝鲜目前已成为众矢之的,如果进行新的导弹试验,必然会更加孤立,若引发美日韩的军事行动可能造成致命后果。

  平壤称上个月失败的发射是打算将一枚和平用途的卫星送入太空。而发射之后,联合国安理会又制裁了朝鲜这个贫困国家与弹道导弹研制有关联的三家公司。

国际媒体看上去大都认为朝鲜将发射远程导弹。德国新闻电视台29日称,朝鲜准备发射洲际导弹是给美国的一个信号:朝鲜不会屈服;该国《焦点》周刊认为,平壤意在对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采取“先发制人”。《俄罗斯报》评论说,在压力重重的国际环境下仍坚持发射,“是一种孤注一掷的表现”。

  美日韩三国外交官星期一说,如果朝鲜再次采取挑衅行动,这将意味着联合国更多的制裁。不过日本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谈判代表信介杉山不愿详细说明平壤还将受到哪些制裁。

韩联社29日援引韩国朝鲜大学院学者梁戊振的分析称,突出美国“战略忍耐”政策的失败,以此引导美国下届政府与朝鲜签署《和平协议》并施压美国与其开展“核裁军”协商,这是朝鲜接连进行核试验并发射远程导弹的真实意图。同时,通过开展“核与经济并行发展路线”,还能起到加强领导层在朝鲜国内的权威以及巩固现行政府体制基础的作用。韩国东国大学学者金东贤认为,在国际社会正讨论新制裁方案的情况下,朝鲜发出预警要发射导弹,意味着朝鲜想通过这种咄咄逼人的“悬崖战术”最大限度地向美国施压并拿下目前“制裁局面”的主导权。

  他说:“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确就范围广泛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对势态的现状以及未来的变化,或者不可能出现的变化进行了分析。但是我认为我没有资格透露这次会谈所有实质性内容。”

“四面楚歌的朝鲜派遣高级外交官去俄罗斯、中国。”法新社29日爆出这样一个消息。报道称,美国正在联合国主导推动对朝鲜核试验进行强力制裁,朝鲜看上去今天在寻求安理会盟友,将其高级外交官派往莫斯科,可能还要去北京。中俄都是拥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过去曾帮助缓和对朝鲜挑衅的国际反应。尽管两个国家的战略耐心都因朝鲜核试验到了极限,但都不愿看到拥有核武器的邻国混乱地崩溃。朝鲜官方的中央通讯社报道说,该国副外长朴明国率团29日奔赴俄罗斯,但没给出进一步的细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