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尔汗,我恨你。堕胎、三角恋、一夜情你不拍,装什么纯情?

2018年,你的电影「神秘巨星」上映时,这部电影并没有震撼我的内心,因为我知道你能拍出好电影,我也知道你不管多优秀,你也只是你自己,不是谁生命中希望的源头,我也没想过要和你约炮。毕竟两个男的,约了估计我也火不了。

但是从这以后,你成了我最憎恨的导演,关于你的电影「神秘巨星」,恕我文青的讨厌你。

一、男猪脚丑爆,女猪脚肥胖,人生导师渣男,作为导演,阿米尔汗你不配聊信仰,不配当导演。

2018年X月X日,我在中国观看了这部电影,那时,我看到了影片中的几个猪脚,我暴跳如雷。堂堂大导演,连个好看的演员都找不到,你是不是撒币?你需不需要来中国进口几个好看点的演员?那种肤白貌美热衷于被潜规则,还不会写公众号的。

看看你找这些歪瓜裂枣,男猪脚钦腾大眼袋,大鼻子,缺牙巴,这是卡西莫多转世吗?

再看看女猪脚尹希娅,眉间有个印记,双下巴拖到胸口,矮个子大粗腿,这是包租婆小时候吗?

你是想讲述前世的卡西莫多和前世的包租婆此生转世,集齐108颗佛珠的爱情故事吗?

你为何要把男猪脚写得那么憨厚、生活化?他无拘无束、不遗余力地支持尹希娅,帮她记笔记、帮她逃学、费尽一切鼓励她的音乐梦。

这太low了你知道吗?你拍一部朝圣的电影,让男猪脚、女猪脚、人生导师一起,拿两块板子在地上划拉划拉几下不就好了吗?多么狂帅酷炸高逼格。

好吧,如果你喜欢拍生活味儿的,我也不和你计较,但是为何没有激情戏?甚至连拥抱、牵手都没有。

如此年轻美好的生命,好不容易遇到了爱情,你不让他们在荧幕前打一炮,在海报上大尺度秀一把,你让我们这些童年木有爱情的油腻猥琐男,如何从你的电影中获得粗鲁却很管用的情感宣泄?

而且,为了角色入木三分,你找了最能表现纯真憨厚的丑男孩,找了又胖又没发育完的胖女孩做猪脚,这虽然忠于角色的塑造。但是你公然和韩国欧巴作对,公然对中国鲜肉宣战,公然挑战影迷的审美,这样的行为,我只能双手合十,诅咒你拍不出好电影、睡不到92后女粉。

人生导师夏克提更是出格。离婚、嬉皮,到处骗粉丝的炮、遇到老婆的公司前台都把持不住,公然打开微信加好友一起摇一摇,这根本不符合人生导师的光辉形象嘛,再怎么说也得找个德高望重、名门正派、刚正不阿、有墙裂信仰的长胡须老人,才勉强有资格成为人生导师嘛。

而且,你从不刻意把某个人写得很坏,或者写得很好,以此对屏幕外的观众或愤怒、或感动的进行煽情,以形成10000+,对此我觉得你太稚嫩了,加之你不拍朝圣的电影,这让我觉得,阿米尔汗,你很业余,你不配当导演。

二、全片装逼,提出各种人生命题,明明是个嬉皮,却要装文青。阿米尔汗,你红不了。

你以前拍《三傻大闹宝莱坞》、《地球上的星星》、《摔跤吧,爸爸》等电影,不都是一些生活中的陈年琐事吗,要么就是讲大学生逃学,要么就是讲小学生画画,要么就是讲油腻男让女儿学打架,怎么到了《神秘巨星》就文艺起来了。你当《未知死亡》里纹的身是绘画艺术吗,说洗掉就洗掉哦?

你看看你提的这些问题,真的太装逼了。

首先第一个,良心痛VS身体痛。

豆瓣上有不少人认为,你专注于拍社会现象、呈现社会问题,热衷于拍角落里的社会学,你喜欢把主题定在家暴、女权、种族、宗教、社会平等角度上。

但我觉得那都是读书太多后牵强附会的假社会学家的胡扯。

你讲的根本就不是家暴,尽管女猪脚尹希娅的爸爸法鲁克是个家庭暴力分子,喜欢殴打娜吉玛妈妈,尽管娜吉玛妈妈很多次被打得鼻青脸肿,但是我知道,你这个不刻意把人写得坏、也不把人写得好的导演,自然也不想去贩卖家暴、社会公平等社会问题,以博出位。

那么,你想强调什么呢?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了,那就是装逼。你想通过娜吉玛妈妈被老公打这个表象,来说明“活着就要经受苦难”这个深层次的价值观。

你想告诉观众,人活在世界的牢笼,总有某个侧面、某些时刻是疼痛的,这是不可改变的真相。

这些时刻,可能是暴力丈夫施加的,可能是一场车祸造成的,可能是文hua大ge命所致,这都不重要,你提出的问题是:面对这些身体的痛,我们该不该让良心的痛来替代。

所以,影片里,尽管娜吉玛妈妈动不动就被油腻丈夫殴打,看到丈夫就颤抖,但娜吉玛妈妈还是在面对堕胎要求下,独自离家将女孩尹希娅生了下来;还是屡次偷了丈夫的钱,给两个孩子买冰淇淋、带他们去见识外面的世界;还是把项链卖了,给尹希娅买笔记本电脑,让她追求自己的音乐梦;还是选择离婚,让尹希娅去参加颁奖典礼……

现实生活中不乏“佛系”父母:当孩子在外身无分文,向爸妈要400块钱时,很多爸妈一句“我没有文化,不会用ATM机汇款”就给打发了,在父母那里是一个简单的请求,但在走投无路的孩子这里,这个请求关乎今晚会不会饿死、冻死;

当孩子遇到学业压力,已经快崩断最后一根脆弱的神经时,很多爸妈一句“我不会上网查资料,你已经12岁了,要靠自己”就给打发了,在父母那里是一次作业,但在稻草压身的孩子这里,这个请求关乎今天他的精神安全。

而同样没有文化,什么都不懂,遭受家暴,生在女性地位低下的国度的娜吉玛妈妈,她没有成为佛系妈妈,选择了身体痛,而不是良心痛。

她知道,虽然关爱孩子需要花大钱、大把时间,甚至需要花自己不擅长的思维和情商,需要承受诸多身体的疼痛,但她尽量去努力达到,努力不让自己良心痛。

我想,这才是你阿米尔汗装得的一手好逼吧,你不是想解释什么社会问题,而是希望每个人,不分阶级、不论贫贱,不管美丑,都要像一个贵族一样活着,而不是假装现实比真相好,用逃避的方式来处理人类令人不安的真相,还骗自己“佛系”很好。

其次第二个,爱是占有VS爱是尊重。

虽然娜吉玛妈妈历经千辛万苦爱女儿,但阿米尔汗导演,你并没有安排她亲口告诉尹希娅,你并没有让妈妈向女儿显摆,并没有说出诸如“我辛苦工作”、“我供你上学”、“我给你好吃好穿”等话语。

你装的这第二个逼,就是关于爱的。当妈妈不把女儿看做自己生命的延续,而是把女儿看成了一个自己爱的人,对这个爱的人充分尊重时,这才是真爱,true
love。

其他的,诸如你要为了家庭放弃音乐梦;你要为家庭考上北大;你要拿下隔壁的王帅哥;你要及时的回复我的微信等等,都不是爱,只是占有。

为什么这会是占有?因为这是想抢夺别人人生的表现。

蔡康永说过,很多人极度热情,动不动就强插到别人的人生里,这种人不是爱的深沉,而是没有自己的人生。

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方向、没有梦想,没有存在感,没有自己的人生,所以他们才把别人的人生抢过来,想在其中充当几个角色。

这样的人,打着爱的旗号干暴政的勾当。这是你装的第二个逼。

再者第三个,女权主义VS学会去爱。

很多人推断你女权主义,但我觉得你比女权主义更讨厌,你想扮演拯救者,你倡导爱,你极度渴望传播爱的种子,你非常热衷于去教会人们(包括你自己)如何去爱,你是一个执着的狂热分子。

电影中虽然施暴者都是男性,在飞机上抢别人靠窗的座位的是男性,殴打家人的是男性,和老婆离婚的是男性,乱搞的人也是男性。

但他们抢别人的座位是因为知道这个座位是女性的才抢的嘛?他们殴打家人、到处乱搞是看性别下菜碟吗?

显然不是,即使是男性的座位,他们也抢。即使是搞基,也会发生虐待。这群施暴者没有性别。

相反,他们是一群无能的受暴者,面对社会施加的身体的痛,面对社会的压力,他们拿起刀阉割了自己的精神,他们极度可怜、极度自卑,控制不住自己,播撒不出去爱的种子,这才是真相。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说: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当然,这里的锤,其实是指煽牛并把牛的蛋蛋用锤锤爆,是彻底摧毁牛的性爱能力的意思。这个锤,不是霍乱,不是人生的困苦,而是指爱的能力的坍塌。

这就是你装的第三个逼:不管活在什么样的朝代,拥有什么样的境遇,你希望人们不断完善自己,让自己永远21岁,永远生猛,永远保持爱的能力,而不是沦为一个暴力分子,让阉割一代代轮回。

……

碍于篇幅,其他不再罗列,反正,阿米尔汗,我恨你,你明明是玩世不恭的嬉皮,却要装成文青,为了红,你下了那么大工夫,装了那么多逼。

但到头才发现,装逼失败,因为你至始至终都是个长不大的老男孩。你抱着童话一般的幻想去爱年轻人、写年轻人、拍年轻人,你是个没有信仰,却相信童话的老男孩。

你不拍朝圣不拍堕胎不拍三角恋不拍一夜情,却要在每个细节上爱别人,这使我讨厌你。

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希望看过此篇文章的朋友,

不是关心八卦,

而是学会关心你们自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apoleonm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