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 | 李易峰的小公主说自己有一点疑惑

其实最简单的事就是完成自己决定要做的事,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然后做下去,今天看了电影《神秘巨星》,女孩其实并没有办法,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然后遇到问题才想办法,想到办法就立刻去做,才一步步实现了自己想要的。电影的故事是很简单的,但是在印度这个男女不平等的社会里就不一样了。我似乎在女孩的身上看到荣添的影子,他们都有自己特别想要的,也有他们爱也爱他们的家人,他们可以为了爱的人做一切只为保护他们,而当爱人不领情时,他们也会尊重他们的选择,哪怕牺牲自己。

十七岁那年,我高中毕业,选了自己一直热爱的新闻做专业,满心欢喜地以为未来的人生会因为自己选择的一切而更精彩。

还有一句,阿米尔汗说的,有天赋的人就像水里的气泡一样,迟早要冒上来,势不可挡。

两年过去了,生活平凡琐碎,几乎磨灭了我所有的热情。我的沮丧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中不断发酵,终究象牙塔厚重的壁垒也拯救不了我糟糕的情绪。我越来越不明白自己在坚持什么,却又越来越清楚我什么都改变不了,无力改变世界,更不甘心改变自己。

而于我,则是认清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并且知道自己要做的是如何在自己所有的条件下尽力过好。

我的生活未必会更糟,但也不会更好了。

再矫情一点说,我再也没有激情去拥抱自己了。

老家正十七岁的妹妹说我这纯粹是扯淡,我只是和大部分同龄人一样只想虚度人生。

是,我没办法否认。

也不想否认。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自己是个废物,麻木而庸碌地活着,可是这样…又有什么不好呢。我并没有因此而失落,不是吗。我可以在一个愉快的周末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管它讲了些什么呢,无非是爱与被爱,失败与成功。

奥门永利误乐域,我这样想着,走进了影院。

不知道你们看到《欢乐好声音》这个名字时,会不会觉得这部电影很愚蠢。就像很多年前我看到《三傻大闹宝莱坞》和《杀死比尔》的时候,一度带着十二分的热情去嘲讽。

但我没想到,电影看到一半,我还是哭了。

我一向不惧于承认自己是一个爱哭的人,见到春花秋月便泪流满面。所以一部卖情怀的电影惹出我的眼泪,并不值得惊讶。

这是一个俗气得跌宕起伏的故事,没有惊喜也不会失望。人设剧本全都中规中矩,就像我们看过的所有动画片里的故事一样,搞笑与感动交织,然后呢?

然后让你觉得,这他么就是我啊。

又滑稽又愚蠢,可是这就是我呀。

这里的每只动物都有自己的愿望,却得不到身边人的支持。

奥门永利误乐域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