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藏家惜售捂盘海外精品席卷春拍奥门永利误乐域

古代书画资源少,换手率低,大多数收藏者买下后长期持有甚至永远不再出手,造成古代书画板块的资源日渐枯竭。不少买家都有共同的感受:“好东西一旦错过,再见到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2012年春拍大幕尚未揭起,为筹备春拍而进行的海外拍品征集之战已甚嚣尘上。嘉德、匡时早已在美国、日本开始了征集,保利更是史无前例地推出了16个国家及地区征集方案。但也有特例,以永乐、荣宝为代表的极少数拍卖公司不为这股热潮所动。有的大张旗鼓挥师海外,有的悄无声息深挖本土,这一动一静形成了2012年早春艺术品投资市场耐人寻味的画面。

去年秋拍结束后,我就开始了征集今年春拍拍品的征途:先到美国转了一圈,又到日本,春节时一直待在台湾地区,上个月又去了一趟日本,国内其他地区间的来返更是不计其数。一直到4月征集结束,我还将在日本和美国之间“打转”。

拍卖公司蜂拥海外淘宝

国内有资源的拍卖行都把海外征集作为春拍征集的重点,因为海外收藏者的收藏成本较低,面对市场变化的心态更平和,给国内拍卖行较大的“议价”空间。反之,内地大部分收藏者的藏品在近两三年间高价买入的,没有一定幅度的获利,藏家是不会愿意拿出来的。

当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春节欢乐、慵懒的氛围中时,很多拍卖公司早已马不停蹄地开始了海外觅宝的旅程。

尽管有海外这个“蓄水池”,春拍整体征集情况还是比过往难。其一是去年秋拍相比春拍出现回落,手中有好东西的收藏者大多惜售;其二是去年下半年银根出现收紧,整体经济形势预期不佳。另外,去年秋拍收款情况不如以往,也直接影响了征集情况——没有收到秋拍款项的委托人,拍卖行也不好再向他们开口收货。

嘉德早在年前就结束了在日本的公开征集,并于2月下旬赴美国洛杉矶展开了征集。匡时目前也完成了今年在日本和美国的首次公开征集,还将赴美、日举办第二次征集活动。在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拥有稳定客户群的翰海,今年的策略也是扩展征集渠道,开拓市场版图,在美国、欧洲、澳洲都有规划,并已经或将陆续涉足。

当然,对于拍卖行来说,市场进入调整阶段时要衡量市场“胃口”的容纳能力,对于拍品的征集数量也有所控制。

动静和规模最大的要数保利,该公司推出了全球16个国家及地区的征集计划。保利书画部业务总监李雪松介绍,该计划2月1日全面启动,现已完成了美国、加拿大、韩国、泰国、日本、新加坡的征集,马上要去的是港澳台、印尼、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欧洲。

从目前多家拍卖行的征集情况可预见,今年春拍的拍品数量和成交额都将有大幅度下降,不过,古代书画在各个板块中的征集情况和市场表现应该最佳。古代书画的收藏者可以说是艺术品市场中最高端的群体,从收藏当代、近现代书画“进阶”到古代书画,经历了较长的时间,积累了更多收藏经验,不会轻易受到艺术品市场气氛的影响。另一方面,古代书画资源少,换手率低,大多数收藏者买下后长期持有甚至永远不再出手,造成古代书画板块的资源日渐枯竭。不少买家都有共同的感受:“好东西一旦错过,再见到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日本和北美为重要征集地

匡时在去年秋拍后开始萌发举办“明代遗民专场”的想法。有选题更利于拍品的征集,吴之振、黄宗羲、吕留良等二十七人的行书《种菜诗唱和诗册》正是因此而被吸引而来。借由一件实物来印证文学史这件有名的事件,极具历史意义。

匡时去日本征集拍品始于2009年,2011年成立了北美代表处。匡时董事长董国强说:“去年秋拍,从旧金山征集的一件元代手卷拍出了亿元的价格,这对我们在美国的业务拓展帮助巨大。将来,日本和北美都是匡时的重点开拓市场,没有孰重孰轻。”

明末清初的“遗民文化”是中国文化史和思想史上一段不可忽略的时期。通过这样的专场让我们重温历史,感受古代知识分子在苦难中坚守的崇高品格,对当下也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同样,北美也是保利的重点海外征集站点,日本是其在东亚地区跑得最频繁的站点。“我们之前在北美进行过13次征集,积累了很多客户,每次去总会超过一两千件,别的地方要少一点。”李雪松说,普遍的市场判断可能认为韩国的艺术品存量远少于日本,虽事实确实如此,但从近几年藏家陆续送来的拍品来看,保利判断它还是有一定潜力,所以将其当作一站。“我们与韩国几百位客人接触过,他们的藏品以清中期以后的书法绘画居多。”

李雪松认为,这种征集方式其他公司很难效仿。“首先,费用十分巨大,在媒体上做广告以及人员出去征集的成本都非常高,小拍卖公司没有这样充足的经费;第二,新公司没有客户积累,没有品牌和市场影响力,出国征集也没有太大用处;第三,要有较多的拥有洽谈业务能力的业务员,指望一组或两组人马根本无法完成。”

海外委托人对价格不苛刻

国内拍卖公司为什么纷纷加大海外征集的力度?匡时董事长董国强说,去年,中国艺术品市场创出成交额新高,国内几大拍卖公司也分别创出历史最好成绩。但是,秋季与春季相比,市场热度和一部分拍品的价格出现一定回落。“这样的市场走势对今年春拍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征集拍品难度大——很多人担心价格下跌,不愿意这时候委托作品参拍。在这种情势下,加大海外征集力度是必然的。”

董国强说,海外的艺术品大多是祖辈流传下来的,持有者对价格的要求不是很苛刻。过去两年,匡时海外征集的拍品在全部拍品中所占比例大约六成,今年的情况应该差不多。“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一大批华人从大陆、台湾和香港赴美,他们中很多是民族资本家、文化名人和国民党高官,他们的后人或多或少都藏有中国艺术品。这些作品很多是画家直接为最初的所有者创作的,来源清晰,受市场欢迎。现持有者对价格的要求并不高,没有购入成本的因素影响。”

李雪松也说,从海外直接征集来的拍品往往没有那么高的期望值,估价相对较低。“我们出去征集,最大的期望是这些拍品从来没有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交易过、曝光过。这样的拍品容易引起买家争夺,价格上容易有优势。”

国内好拍品参拍可能性小

拍卖公司蜂拥至海外寻宝,造成了一种内地无宝可寻的表象,其实不然。李雪松说:“实际上,国内艺术品存量还是最大的。但从1993年算起,中国拍卖行业从兴起至今已有19年,很多存世的艺术品都在拍场上出现了。没有出现的艺术品数量虽然仍很庞大,但它们从藏家家里出来参与拍卖的可能性并不那么大。事实证明,我们也在不断征集到这类拍品。国内不是没有好拍品,而是拍品价格更透明,更容易有成交价格,委托人对价格的预期会高于海外客人。”

董国强也认为,前两年的市场热潮导致国内艺术品换手率比较高,“在一个相对理性的市场中,露面频繁的作品不受欢迎,市场更青睐那些‘生脸’拍品”。

保利已征到三千件不乏珍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