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状告九旬老母 退休金不足赡养望母亲部分自担

   刚看完这部电影,出现在大脑里的第一个画面是前不久在中央电视台看的一场辩论赛,交锋的双方一方是我国南方一所重点大学,另一方是来自新加坡的一所中文大学,辩题是关于儿女是否应当将老人送到敬老院,比赛开始,双方从家庭,社会,老人的生理心理各个方面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一方就说了老人为家庭辛苦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得不到子女的悉心的孝敬和照料,却来到了敬老院;另一方也反驳啊,如今子女个个日忙夜忙的,大多数时候还不是让老人独守空房,心理上其实多寂寞啊,万一老人有个老年病什么的还得不到正确及时的照料,到敬老院就能够解决这些啊,不仅那里有其他的老人做伴,而且还有专门的护理人员给予照顾.辩论就这么你争我斗进行了一个多钟头,要结束时就轮到个个专家评委说话终结了,最后发言的是个来自英国的退休老教授,他说: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你们今天讨论的这个话题,在我们国家,我们老人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
好了,故事就讲到这里,你要我说这个与电影有多大联系,这里我也说不上来.
  该说电影,其实从电影从一开始略带喜剧的开场,就暗示了电影的发展一定会转变它的色彩的.电影中一个线索就是男主角一直渴望着有个家,一个没有任何定语修饰的家.当他们新婚,他就尽情享受;当他知道了妻子的病情,他就有了抱怨,抱怨这个’宽恕’的世界却始终不肯给他一个最简单的家.现实中的人人都会想啊,我不就是要的个家,我妻子可以不一定要很漂亮,孩子不一定要很聪明,但这些我一定要有啊.而也许当他想到妻子,医生,包括自己的母亲也是简简单单渴望这一切的一个普通人时,他才平静下来,想起’这个世界上不幸的人各不相同’.
  而最后女主角选择的离开大概是让我想起开头那段的原因吧.

孝顺女儿为何状告九旬老母?

退休金不足以赡养离异父母

希望母亲拿出部分养老金

由于母亲所在敬老院的费用逐年递增,郑女士无力独立负担,而母亲却舍不得将养老金拿出来,郑女士被迫向海淀法院起诉,要求判令母亲把养老金先拿出来作为养老开支,不足部分再由子女共同负担。然而在案件背后,存在着双方多年来积累下的情感郁结。最终,在法官的耐心调解下,家庭的裂痕逐渐弥合。

女儿违背常理起诉老母

海淀法院日前迎来了一场罕见的官司,年近六旬的郑女士,因赡养问题,把年过九旬的老母亲诉至法院。

郑女士表示,现年96岁的母亲和现年93岁的父亲于1989年离婚,父亲离婚当年回成都再婚。2010年7月,父亲丧偶后又回到郑女士身边,因郑女士已担负着母亲的赡养义务,父亲回来后不得已将两位亲生父母且超高龄的老人一起赡养。但是父亲坚决不同意与母亲办理复婚手续。为此母亲非常不满,经常谩骂父亲,导致父亲身体健康日益下降,目前已经不能自理,但头脑依旧清楚,表达自如。

郑女士在父亲回来的一年半中,即2010年7月至2011年12月,将父母接到自己家赡养,并请了保姆照看,母亲天天与保姆吵架,导致10天左右就得更换一次保姆。郑女士无奈之下将父母送到了四季青敬老院进行赡养。从2011年12月至今,两位老人在四季青敬老院居住了5年多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她自认对父母尽到了赡养义务。

另外,由于郑女士的父母结婚时属于再婚,所以郑女士有三名同母异父的哥姐,还有三名同父异母的哥姐,均在北京市城区居住。但他们对父母非常冷淡,很少看望和打电话,其中有3位几年都没有来看望父母,只有郑女士同父同母的妹妹与郑女士共同照料父母。

希望老人自担部分费用

因妹妹患有较为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所有照料和赡养父母的责任都落在郑女士的身上。因为没有经济能力聘请专人护理,郑女士每天都要到敬老院护理父母。

奥门永利误乐域,郑女士称,自2010年7月至今,她一直独自供养着母亲,并且支付母亲全部生活费和敬老院的费用,只有医疗费是她和妹妹各出50%。由于母亲年事已高,在敬老院的费用逐年递增,目前父亲需要聘请专人护理,自己退休后养老金较低,无经济能力独自承担母亲的生活费、医疗费和敬老院的费用,因此依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相关规定,希望法院判决母亲将养老金拿出来作为自己的养老开支,不足部分再由郑女士与妹妹共同承担。

另外,郑女士的母亲希望其他子女能亲近她,经常口头或书面承诺百年之后赠与其存款。自父亲回来后至今6年多的时间里,母亲的养老金1分钱也不舍得花,积攒下来以空头许诺的形式来欺骗其他子女。

目前,郑女士对母亲天天照料、日日护理,做到了女儿对母亲的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为了避免母亲在去世后爆发家庭矛盾,郑女士征求了母亲的意见,希望法院通知她的三名子女到法庭,处理她的存款,以及明确全体子女尽赡养和照看义务。

给老母亲写信阐述诉因

立案后,郑女士向法院提交了一封写给母亲的信,大意如下:

您已96岁高龄,自我父亲从成都回到我身边至今已6年多的时间里,您没有让我和父亲过上一天好日子,在经济上您常年盘剥我,因为我已经退休,自己的养老金不够替您缴纳敬老院的费用,您和父亲的敬老院费用一再上涨,您再不将自己的养老金拿出来,我实在无力担负。在精神上您常年折磨我和父亲,刚入敬老院时我父亲能够推着您在敬老院里走上一两圈,而现在父亲已经站立困难,需要有专人护理了。而我每天都去敬老院为您服务,从不间断地照顾您,也得不到您的同情。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突破伦理的底线将您告上法庭,为了请您重新规划生前余年,请您在法庭上重新指定监护人对您进行日常生活照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