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运院士团队重要研究成果在《奥门永利误乐域美国心脏病学院杂志》发表并向国际媒体发布

近20年来,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的理念已经成为国际主流医学界的共识。医生决定治疗方案、学术机构给出建议和政府机构作出医疗卫生决策时,
都会以临床研究的数据作为依据。

[本站讯]近日,国际心血管病领域中的顶尖杂志《美国心脏病学院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最新影响因子19.896)在线发表了教育部和国家卫计委心血管重构和功能研究重点实验室(山东大学)张运院士团队应邀撰写的“传统中医药对心血管病的治疗作用:证据和可能机制”的系统分析(《J
Am Coll
Cardiol》,2017,69(24):2952-2966)。该研究的第一作者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郝盼盼副研究员,通讯作者是齐鲁医院中医科赵玉霞教授和张运院士。该研究在线发表的当天,美国心脏病学院以“传统中医药可使某些心脏病患者获益”为题向国际媒体发布了官方新闻。

如果想要验证一种疗法是否有效,进行足够大规模的随机对照研究是最好不过的方法。然而,如果是原理上说不通,看起来也不合理的“偏方”疗法,这样进行研究真的合理吗?美国韦恩州立大学外科与肿瘤学系的肿瘤学家戴维•古尔斯基(David
H.
Gorski)注意到,不少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替代疗法”正计划开展临床医学研究,从而试图赢得更多人的接纳。为此,他特意在《分子医学趋势》(Trends
in Molecular
Medicine)期刊上撰文,批评了这种趋向[1]。古尔斯基指出,将缺乏科学依据的疗法直接拿到临床研究中检验,这种做法与验证魔法并没有什么两样。

近年来,《美国心脏病学院杂志》设立了“现状和展望:最新进展综述”的万字综述专栏,专门邀请国际著名专家介绍某一重大专题的最新进展。2016年2月26日,赵玉霞教授接到了《美国心脏病学院杂志》主编Valentin
Fuster教授的来函,邀请她组织编写有关传统中医药对心血管病治疗作用的长篇幅和高水平综述,要求从基础、临床和人群研究的多个层面全面检索、严格筛选和定量分析近年的所有文献。在赵玉霞教授和张运院士的指导和帮助下,郝盼盼副研究员、山东大学基础医学院蒋凡教授、齐鲁医院的博士研究生程晶和马连越医师协同工作,经过为时1年的文献收集、研究筛选、统计分析、论文写作和反复修改,在2006至2016年的近千篇文献中,按照国际标准筛选出56篇高质量的随机双盲临床研究,根据证据强度和研究质量将这些研究区分为A、B两组,在A组中以森林图的方法系统分析了高血压、血脂异常、糖尿病、糖尿病前期、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事件、心力衰竭等多种疾病随机临床试验的中医药疗法、对比疗法、观察终点、治疗前后终点改变的组内和组间95%可信限和统计学意义,使研究结果一目了然,同时在附录材料中介绍了56个研究的详细特征。此外,作者们系统分析了中药有效成分多酚(黄芩甙、姜黄素、丹参多酚)、萜类(丹参酮)、皂苷类(人参皂苷、黄芪甙)和生物碱(小檗碱、苦参碱)治疗心血管疾病的药理学作用、可能的分子机制以及基础研究采用的细胞和动物模型,并在附录材料中详细介绍了治疗上述疾病所用中药方剂中可能的活性成分和治疗机制,提出对于心血管疾病的一级和二级预防,某些中医药已可作为现代医学的替代和补充治疗,但尚需更加严格的随机临床试验以验证中医药对于心血管疾病患者总死亡率和主要心血管事件的长期影响。

假如有人向你介绍这样一种疗法,其理论认为导致某种症状的物质可以用来治疗这种症状,并且把它不断地稀释还能发挥更强的作用(在这里,稀释的倍数通常会达到1060)。那么,把这样一种疗法放到临床试验中去检验,会是合理的选择吗?

奥门永利误乐域,美国心脏病学院向国际媒体发布的官方新闻中指出:根据《美国心脏病学院杂志》发表的最新进展综述的结论,传统中医药对于心脏病的一级和二级预防,有可能成为西方医学的补充或替代疗法。郝盼盼等人系统分析了既往10年来中医药治疗高血压、血脂异常、糖尿病、糖尿病前期、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和慢性心力衰竭的随机临床试验,评价了中医药的疗效和安全性,发现对于上述疾病某些中医药具有益处,这对于那些不能耐受或经济上不能负担西药的患者是一个很好的替代疗法。赵玉霞教授指出,虽然临床实践中的中药处方大多为复方,且医师常依据个体化原则自行组方,但传统中医药某些活性成分的药理学作用及其分子机制已获得阐明,对于心血管病的一级和二级预防,某些中药有可能成为补充或替代疗法。《J
Am Coll Cardiol》主编Valentin
Fuster教授专门录制了他本人17分钟的音频资料,置于该杂志刊登本研究的首页,详细介绍和评价了这一研究。该研究和美国心脏病学院的新闻报道立即起了国际学术界和新闻界的广泛关注,ACC
News、World News、Daily Mail Online、HealthDay
News、EurekAlert、Practice Update、Physicians Weekly、Montreal
Gazette、Doctorslounge、MedicalXpress、Pri-Med、eHealth
News、TCTMD、Telegiz、MedSci、生物谷、医学论坛网、放心医苑网、光谱网、中国循环杂志网站等国内外主要科学和医学新闻媒体报道了该研究成果,美国每日健康电视台(HealthDay
TV)以视频形式对本研究进行了报道。

上述的例子并非随意编造,现实世界中的“顺势疗法”就是这个样子。这种疗法是200年前由德国医生山姆·赫尼曼提出的一种治疗理论,简而言之就是“以同治同”,即某物质能在健康的人身上引起病人患某病时的病症,将此物质稀释震荡处理后就能治疗这种疾病。这种理论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在张运院士的领导下,教育部和国家卫计委心血管重构和功能研究重点实验室(山东大学)在传统中医药的基础和临床研究领域中不断取得新的成绩。该实验室2009年发表在《美国生理学杂志心脏和循环生理学》的有关中药制剂通心络胶囊稳定动脉粥样硬化易损斑块的论文(Zhang
L, et al.《Am J Physiol Heart Circ Physiol》,2009,297:
H2004–H2014),是我国发表在美国主流杂志上的以复方制剂治疗整体动物心血管疾病模型的首篇论文,已成为中医药走向世界的代表作之一。近年来,该实验室应用中医药治疗动脉粥样硬化、心力衰竭、慢性肾脏疾病的一系列基础和临床研究陆续发表在《J
Am Coll Cardiol》《Oncotarget》《J Cell Mol Med》《PLoS One》《J
Ethnopharmacol》《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at
Med》等杂志上。该实验室2015年应邀在《自然综述心脏病学》发表的有关中医药治疗心血管疾病的综述(Hao
PP, et al.《Nat Rev
Cardiol》,2015,12:115-122,最新影响因子14.299)是我国中医药研究成果在Nature系列杂志的首次亮相,在国际学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这些研究成果,使传统中医药的基础和临床研究成为该实验室的研究特色和亮点,对于推动传统中医药走向世界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

如果用“顺势疗法”、“随机对照研究”作为关键词,在医学文献数据库PubMed中可以找到400多条结果。这些论文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综述,不过仍有不少临床研究已经付诸实施。例如,有两项研究分别在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进行,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利用随机对照试验验证一组“诡异”的药物组合对儿童腹泻的疗效[2,3]。这些药物包括三氧化二砷(arsenicum
album)、碳酸钙(carbonate of lime)、洋甘菊(German
chamomile)、盾叶鬼臼(Mayapple)以及水银。光是看看这些药物,你可能就会吓一跳,不但任何一种都没有治疗儿童腹泻的科学佐证,而且三氧化二砷和水银还是对身体有明确危害的物质。这些药物在让受试者服用之前,还要用水稀释1060倍以上。这样一来,风险似乎是不必担心了,但稀释倍数如此之多的“药物”也与纯水相差无几,又如何指望它能起到治疗的作用呢? 
 
类似的例子还有不止一个。在美国,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灵气疗法(Reiki)笃信有加。这种疗法声称有一种“宇宙能量”的存在,患者只需用手摸触能量源,便可发挥治疗效果。在临床前研究中,科学没有发现这种疗法有任何疗效,而且所谓“宇宙能量”本身是否存在也无法证实。然而,对于这样无法用科学给出合理解释的疗法,仍然有相当多的医疗机构开展了相关的临床试验,甚至还有一项汇总研究结果的系统评价论文出炉[4]。当然,结果不出所料,其结论也是无法证明灵气疗法在任何医疗情况中能起到什么特殊疗效。

奥门永利误乐域 1接受“灵气疗法”的患者。图片来自:wikipedia

“螯合疗法”(Chelation
Therapy)也是一个非常恶劣的案例。螯合剂可以治疗重金属中毒,但将它用于心脏病治疗则疗效却未获得证实。在临床前研究证据极其缺乏的情况下,一项评估该疗法对心脏病患者疗效的多中心试验依然上马了,而且获得了美国国立补充与替代医学研究所的资助。最终,在耗费了数千万美元及十年时光后,研究只得到一个阴性结果。还有一项利用饮食来进行胰腺癌治疗的临床试验造成的结果更为惨重,食疗组患者的1年死亡率是标准治疗组4倍之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