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古希臘男男戀的現代改編

文/陳穎

1。敘事:不脫傳統

這篇文章寫得有點晚。我第一次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是在去年十一月的金馬影展上,如今該片雖然仍在上映,但檔期也近尾聲。不過,也許等到第九十屆奧斯卡金像獎的賽果塵埃落定後再寫,也是好的。因為,在四項提名中,[1]《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所得的是最佳改編劇本獎,而這篇文章,我想從該獎項的得主──詹姆士.艾佛利(James
Ivory)──談起。

關鍵字:少女漫畫 回合制 養成模式

艾佛利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一片中的角色是編劇,但他也是一位知名導演;而儘管艾佛利所執導過的電影無數,卻只有1987年的《墨利斯的情人》(Maurice)是同志電影。《墨利斯的情人》的原著為英國作家E.M.福斯特(E.
M. Forster)的小說《墨利斯》(英文書名與片名同為Maurice),艾佛利身兼導演及編劇,另一位編劇則是基特.赫斯凱斯.哈維(Kit
Hesketh-Harvey)。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被拍出來以前,今年將滿九十歲的艾佛利只編寫過《墨利斯的情人》一部同志電影。為甚麼要強調同志?因為艾佛利本人就是同志。他在領完最佳改編劇本獎後所發表的得獎感言中,感謝了於2005年離世的「終身伴侶」──伊斯曼.墨詮(Ismail
Merchant)。當然,同志不一定只能寫或拍同志電影,反過來說,同志電影也不一定只有同志能寫、能拍(最成功的例子莫過於李安)。不過,強調艾佛利的同志身分及這兩部他有份參與的同志電影之間的關連,有助於把早已享譽國際,[2]如今又因奧斯卡而更趨「普世」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拉回到同志電影的脈絡。畢竟,愛情也許是普世經驗,同性戀卻不是。

由少女漫畫改編的日劇數不勝數。一般來講可以分月九和非月九兩類。月九劇的典型代表是《愛情白皮書》這種通過較強的故事線來推動劇情的類型。而此劇屬於非月九,即是通過各種人物線來推動故事。
人物線也有不同的做法。由於本劇並沒有超級大牌的演員,又是後宮型漫畫,最好的做法當然是回合制了——就是每個星期讓主角和一位新的配角發生故事,通過配角的故事去推動主角成長。其實這種故事也可以說是拍爛了,要有亮點的話,就需要做一些小變動。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是男同志電影,《墨利斯的情人》也是男同志電影,但男同志電影那麼多,若不是因為艾佛利,我們未必會將兩片聯想在一起。若簡單比較,兩片雖然同樣改編自小說,但《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原著小說由生於埃及的美籍塞法迪猶太裔(Sephardi
Jewish)作家安德列.艾席蒙(André
Aciman)所著,而如前述,《墨利斯》則來自英國。儘管艾席蒙所寫與埃及無關,也與美籍和塞法迪猶太裔無關──不完全無關,因為主角艾里歐是義大利裔美國人,其戀人奧利佛則是美國人,而兩人皆擁有猶太血統,艾里歐更視這點為與奧利佛的連繫,但國籍和種族都算不上是《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關注──但也不至於與英國有關。艾里歐和奧利佛的故事不發生在英國,而發生在1987年(電影改為1983年)的北義大利鄉間,無論如何都跟英國扯不上邊際。除了地點的差異,時間也相距頗遠。《墨利斯》於1971年初版,但其實早於1914年完稿[3]。完稿後,雖然福斯特於1932年及1959年至1960年間,先後兩次對稿件進行修改,但故事的時間設定仍維持在撰寫第一稿時的二十世紀初。《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與《墨利斯》在時間設定上,至少存在著七十年左右的差距。倘若拿《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原著小說出版的2007年與1914年比較,則時差更大,而兩電影版的首映日也差了個三十年。然而,當我們因著艾佛利的緣故,而把兩片並置作比較,就會發現,兩片及其原著小說中尚有另一個地點與時間上的共通點,而這個地點與時間更與男同性戀息息相關,甚至可以視之為西方男同性戀的根源,或《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和《墨利斯的情人》之所以為男同志電影的根源──那就是,古希臘。[奥门永利误乐域,繼續閱讀…]

2。文脈:東洋文化西洋包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