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卢兹:永不落日的玫瑰之城

  图卢兹(Toulouse)是法国历史名城,宽阔的加龙河(Garonne)和狭长的南运河绕城而过,“玫瑰之城”、“紫罗兰之城”、“航空航天之城”——这些都是法国人赋予图卢兹的美名。

  图卢兹(Toulouse)是个很难用几句话就能描述清楚的地方。奥克语地区的古都?法国第二大大学城?欧洲宇航中心?西南美食胜地?口音滑稽的诗人之乡?永不落日的玫瑰色之城?图卢兹是所有这些的总和,又不仅仅是这些。南方运河、橄榄球、图卢兹体育场……我们的周末图卢兹之旅开始于老城的街巷漫步,然后参观教堂、隐修院和博物馆,下午去时尚街区购物。

  我们有幸参观了图卢兹市政厅(Capitole de
Toulouse),并被当作贵宾。市政厅的贵宾厅气势恢宏、金碧辉煌,其装潢完成于20世纪初,由图卢兹当地著名艺术家亨利·马丁(Henri
Martin)、德巴·彭松等人完成的大画廊,两侧的壁画和人物雕像美轮美奂,内容从图卢兹城市的起源一直持续到19世纪,让人仿佛一下子置身于千年纵横的历史之中。

  图卢兹市位于法国南部南比利牛斯大区的上加隆省(HAUTE—GARONNE)。图卢兹不大,人口约60万,市区人口40万左右。从图卢兹机场到市中心——市政厅广场很近,交通顺畅时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

奥门永利误乐域 1
 

  图卢兹建于2000多年前。因此,市区中心基本都是古典的砖石结构建筑。如果说巴黎的颜色是米色和灰色,那么图卢兹则属于红色。图卢兹的红色建筑多源自红砖,城中除了教堂等多用石头砌成外,大多数房屋多用红砖建成。

光影造就的“玫瑰之城”
  在贵宾厅进门厅的巨大墙壁上,图卢兹印象派画家亨利·马丁的巨幅作品《加龙河畔》首先展示在人们面前。在这幅大画中,19世纪末期的加龙河畔,炊烟渺渺,船泊岸边,图卢兹市民(主要是其中的中产阶级和学者)悠闲地在岸边散步。画家采用“点彩法”,色调丰富而凝重,仿佛加龙河就在眼前流淌。导游介绍说,由于加龙河经常泛滥,于是在画中人们可以看到用砖石建起的高大河堤。

  图卢兹的房屋不高,大都四到五层,屋檐、窗栏等虽不如巴黎那样花哨,但也显得典雅、精致;这里的街道很窄,蜘蛛网一般的小巷把城区分成很多个三角形,不过每个小巷几乎都是相通的,无论你怎么走,最终都可以走到同一个地方——只有这样的房屋和街道才配得上图卢兹人恬静的生活。

  图卢兹是以加龙河谷为依托发展起来的。自中世纪以来,由于河边没有可供建筑的石材,因此图卢兹建造了大量的砖厂,在河岸两旁用加龙河冲积平原的泥土烧制的红砖建造房屋,这种建筑方式持续至今。夕阳西下,光影交织,城郭、教堂都浸染在一片瑰红色的氛围中,人们因此给图卢兹取名“玫瑰之城”。

  最让人流连忘返的还有静静流过图卢兹的加隆河。天气晴朗的早晨,我们坐在河边,边呼吸新鲜空气,边看着当地人在河边晨练。跨过河的古桥和河对面的建筑映衬在蓝天之下,连同几只恰巧游过的水鸭,构成了一幅美丽、静谧的油画。

奥门永利误乐域 2
 

  一路走来,当落日的余辉给玫瑰色的方砖涂上了一层金色的时候,第一天的旅行也就在加龙河岸告一段落了。第二天,您可以穿越时空,参观太空城。这既是一座历史之城又是一座新兴的城市,而这种自相矛盾恰恰成为它活力的源泉。放任自己陶醉其中吧,剩下的事情交给图卢兹……

“紫罗兰之城”的倾城之美
  大画廊有一副描绘图卢兹广袤田野和农耕生活的壁画,这幅画可以解释图卢兹的另一个美名“紫罗兰之城”的来历。图卢兹周围的土地非常肥沃,农产品丰富。一名图卢兹士兵跟随拿破仑一世(Napoléon
Bonaparte)征战意大利归来后,带回来一株花苗,花色幽然,其香淡雅,名为“紫罗兰”,这种花获得了图卢兹人的喜爱。此后,图卢兹人开始大量种植紫罗兰,并行销到法国其他城市。

  “黎明时它是玫瑰色的,正午时它是淡紫色的,黄昏时它是红色的”。要发现图卢兹之美,就必须作出一点牺牲:早起晚睡。

奥门永利误乐域 3奥门永利误乐域,
 

  参观自圣塞尔南教堂开始。这是一座罗曼艺术的杰作,也是欧洲最大的长方形教堂。“圣塞尔南教堂就像太阳浇灌下的珊瑚花照亮了整个天空”,图卢兹诗人克洛德·努加罗这样吟唱道。这座方砖和石头建成的教堂,是众多信徒朝圣的地方,其构造体现了平衡与和谐的奇迹。晚间来此参观,则会发现教堂的另一种姿态。

  在19世纪,拿破仑三世(Napoléon
III)本人也非常喜爱紫罗兰,因此整个法国的上流社会都青睐此花。加之当时恰逢浪漫主义盛行,紫罗兰成为法国人表达爱意的主打花卉,一时供不应求,大有“洛阳纸贵”之势。据说当时,每晚从图卢兹开往其他城市的火车上,都有3-6节车厢是专门运送紫罗兰的。

  广场上有圣塞尔南咖啡馆,这是大学生和艺术家经常光顾的地方,在这里您可以品尝到口味极好的洋葱汤。继续前行就到了托尔街,这里可以看到老图卢兹的典型风貌。这一带非常热闹,周围聚集了众多的大学生咖啡馆,您可以点一杯薄荷茶,在甘斯堡(Gainsbourg)的乐曲声中慢慢地体会老城特有的风味。距离不远是市图书馆和圣塞尔南中学,而全部以方砖建成的托尔圣母教堂则以其考究的装饰而著称。

  导游在大画廊的一幅画前停住了脚步,画中一名美貌女子身着一袭紫罗兰色裙站在高台上,凝眉远眺,台下围满了观看的居民。这幅画名为《美人保尔》,是图卢兹著名画家亨利·拉索所作。

  进入城堡的拱门,则显出另一番景象。狭窄的街道布满城堡,城堡内教堂、中心空地、住房一应俱全,主街道边排满了各类商店和饭馆,午后游人如织,或闲逛街头,或喝咖啡小憩。据说城堡内现在还住着120多位原住民,他们忠诚地守着祖先的基业。
奥门永利误乐域 4
  现在我们来到了市政厅广场,这是图卢兹人经常约会见面的地方。抬头看看广场中间镶嵌着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其末端是黄道十二宫的十二个标记。广场东边的市政厅可以免费参观,其中的名人堂介绍了图卢兹的辉煌历史。离开市政厅广场往南走就到了圣罗马街,这是贯穿城市南北的古道的一段,如今这里已成为步行街而且开设了许多店面。

  画里的少女生活于16世纪,名叫保尔·德·维吉尔,是图卢兹一名富商的女儿。她美貌倾城,以至于每当她在城里买东西或是散步时,总会引起骚动。所有的人都想靠近她,想和她打招呼,想一睹她的芳容。为此市政府不得不颁布一条法令,要求保尔必须每周2次出现在自己家的阳台上,让所有图卢兹人都有机会看到她的美貌。此后,每当她出现在阳台上时,所有的仰慕者聚集在楼下。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I)慕名专程驾临图卢兹,见过保尔后惊艳不已,赐名“美人保尔”。由于保尔深受图卢兹人喜爱,因此今天的图卢兹儿童医院就起名为保尔·德·维吉尔医院。

  游人和图卢兹本地人都喜欢到这里来逛逛商店,买个鸡蛋薄饼、炒栗子之类的,或者到附近的小巷里喝点东西……

图卢兹人骄傲的一天
  导游带领我们来到贵宾厅最大的一面墙壁前,墙上的画中描绘的是中世纪的战斗场面:城外敌兵喊杀震天,硝烟滚滚,城头上图卢兹民众用投石器奋勇抵抗来犯之敌。而天空中,一只雄狮被长矛射穿。整幅画色彩浑厚凝重,场面宏大,如同一首雄壮的史诗,令人肃然起敬。

  图卢兹有太多的博物馆,在此仅向您推荐三个较有代表性的:奥斯汀博物馆(门票:2.40欧元),游人可在此徜徉于14、15世纪最美丽的修道院中;战场博物馆(地址:查理德非特路76号,门票:6.10欧元),展出的主要为现代和当代艺术作品,展馆面积达6000多平方米,这里既有常年展览,也举办临时展览。馆内收藏有布拉赛、塞萨尔、迪比费或杜尚的作品。最后一个要推荐的是水堡摄影陈列馆(地址:拉卡那广场,门票:2.50欧元),这是欧洲最古老也是最受欢迎的摄影陈列馆。

  “这是图卢兹被征服的一段历史,又是图卢兹人最为自豪的一天。”在导游的介绍下,我们仿佛回到近800年前。图卢兹正式被法国征服之前,是一个独立国家。由于宗教以及错综复杂的历史原因,十字军东征中发动了对图卢兹的侵略战,战斗从1209年持续了整整20年。最终图卢兹被攻陷,划归法国版图,图卢兹伯爵的女儿被迫嫁给法国国王的兄弟。

  如果说巴黎代表法国的浪漫与时尚,图卢兹则同法国其他南部城市一样,散发着天然和古朴的气息。对我来说,这里也许比巴黎更法国——这里有遍野的葡萄园和欧洲最大的古堡,十足的欧陆田园风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