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坤山:立足碑学 笔墨游走古今

不要过分计较获奖与否

  临帖与其说是对传统书法样式的一种追寻,还不如说它是对中国书法所蕴含内在精神的一种体验。在临帖过程中,心要沉到里面。现在书法是竞争时代,人心难免浮躁,在临帖的过程中,可以身心入静。这种精神的回归好像比形式的回归更重要。现在有一句比较流行的话叫“不忘初心”,我想我年轻的时候生活很艰苦,在书法中得到快乐,所以临帖也成为一种习惯。就是临帖是一种生活方式,在临帖中得到愉悦。

也许,正是由于这种不过分“执着”的心态,才使得张坤山的艺术之路越走越开阔。

  去解读古代历史遗存

上世纪80年代初,张坤山的作品就入选了全国展和国际书法展览,很早就参加了第二届全国书法展,并相继在全国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全国展和中青展中参展,20余次在一系列重要的全国性书赛活动中获得金奖。先后出版多部书法专著,撰写并发表了近百万字的书论文章,影响日渐深远。

  还有对碑帖理解角度和深度的问题。每个人对临帖的认识不一样,把握的分寸不一样,有些人是忠实于原帖的,有些人带着创作理念,把它转化成自己的创作。每个人的选取立场、角度不一样,也使这个展览具有一定的丰富性。

张坤山回忆,父亲常教育年幼的他,必须要做好两件事情,一是写好毛笔字,二是学会打算盘。为此,年幼的张坤山开始拿着毛笔,在父亲的账本上写字和临摹。没想到,就是在这不经意的涂抹,竟使得张坤山走上了书法艺术之路。

图片 1

在对待临摹字帖方面,张坤山并不提倡只写一种字帖,他认为只有多临几家碑帖,写出的字才能不僵化,才容易求变出新。因此,张坤山十分喜欢混杂性书风,还喜欢五体并进的临习创作形式。“暂时看,好像有点不谋专精。但长远看,一旦有了新的创作契机,便可能出现转机和质变。因为它的传统根基厚,容纳丰富,有大幅度提高的潜力和空间。”

  临帖和创作为什么会脱节

然而,虽然坚持走传统之路,张坤山却不拘泥于传统,而是在传统的基础上继承、发展和创新。既不墨守成规,也不因袭故我。“从常规上看,涉古愈深,积淀愈厚,创新就会水到渠成。但我更赞成在深厚的传统积淀之上有意识地摸索创新的途径和规律。处在艺术继承、重在发展的变革时代,提倡和培养创作意识,反对或不提倡水到渠成,对书法家的创作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拟作是创作吗

 
 
张坤山无疑是当今书坛一位有影响力的军旅书法家,他以碑学为宗,经历过数十年艰辛磨砺,成就斐然。他在碑学领域的成功,真实体现着当今书坛碑学领域的创作观念。

  这个展览总的来说是向传统的一种深入探究。不仅是对形式的探究,而且对文化的追寻、创作心态的调整都有作用。具体来说,就有一个对传统如何再认识的问题。在这个时代,如何站在一个艺术家的立场去解读古代历史的遗存,在创作理念上也应提出很多思考。

由此可见,张坤山对传统十分重视和推崇,而且是其一直坚持走的道路。“继承传统是书法创作的根本和源泉,历代名家为我们留下了大量宝贵的财富,无论是碑还是帖,都是它所存在的那个时代的精萃,反映着时代的创作高度,体现着书法的艺术性和规律性。离开了传统的沿袭,就等于脱离了法的束缚,失去了书法特有的光彩。”

  临帖和创作,为什么很多人脱节?中间我认为缺乏一个养帖的环节。比如临《圣教序》,如果单纯地就是看拓片写《圣教序》,你想象不到王羲之当年写字的那种感觉,所以我要借助一点力量,借助“二王”体系这些书家们。我会看看米芾的行书,或看看董其昌的行书、赵孟頫的行书,甚至王铎所临的《圣教序》,参阅这条主线上这些重要的书家。在学习他们的同时,我就实现了对《圣教序》新的感悟,这是一种方法。

张坤山进一步解释说,只有继承传统,大量临习古人碑帖,才能站稳脚跟,真正走上书法创作之路。除了优秀的古今法帖外,书法的传统还包括书法艺术以及审美范畴,诸如方与圆、曲与直、迟与速、疏与密、生与熟、巧与拙乃至笔力、神采、气韵、意境、书风等。

  可是,当现代书法走出了书斋,书法应该怎么教怎么学,仍然有着很多值得讨论的话题。

涂抹账本走上书法

  全国第二届书法临帖作品展的竞争还是很残酷的,14000多位作者,入选只有200多位作者的作品,入选率大概是七十分之一。很多作者非常认真地在创作,从选取临帖的内容到章法布置、材料的选用,以及创作作品和临帖作品之间的关系,都用了非常多的心思。总的来说,临帖展对推进当代书法创作的健康发展是有益的。

兼职任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长城书画院副院长,八一书画院副院长,中国大众文学学会理事及20余家全国性书画团体名誉主席和艺术顾问。

  当代的书法展览,书法毕竟走出书斋,书法的“美”和文字的“用”逐渐分离。作者们一方面是对古典形式的认真追摹,同时也自觉和不自觉地带着一种很强烈的、站在展厅立场的创作痕迹出现。从作品形式到创作理念都非常清楚,他不是简单临帖,不是习字,而是创作。尽管这是个临摹展,但是实际上每位作者或多或少都带有这种创作意识,这也是当代书法展览时代和过去人对临帖的理念看法的不一样的地方。这应该说是好事,直接可以把古典的素材转化为当代的创作,站在当代的立场去吸取古人的精华,站在艺术创作的立场去认识古代遗存的文献,还有站在自我的立场去解读历代经典,这就是一种当代的立场、艺术的立场、自我的立场。总的来说,当代书法创作的理念都充分得到体现。

 

  学习书法的不二法门是临帖取法,这是所有真正意义的书家们的共识。换句话说,植根书法艺术的传统渊薮是永恒的话题。在这种情况下,临帖展应运而生,关照了当下的诸多问题。

张坤山的书法属于碑学一宗,长期浸润于秦汉北碑晋唐明清之间,有着扎实的传统基础,而且经过较长时期的融汇过程,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因此,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在国内书坛崭露头角。

  从这次临帖展的评选中暴露出一个问题,书法的基础教育越来越薄弱。平时该做的一些功夫,比如经典性的字帖应该要临的,却临不好。这一方面可能由于临帖的时间不够,更主要的是方法不对,他的老师也就是书法传承人水平不够。因为传承者的书写技术、书写意识、对经典作品的理解、审美的高度出现了明显偏差,就导致经典作品在临帖过程中间没有得到好的表现。临得好的当然也有,但都是有一些学院背景的作者。大部分人对经典作品的味道吃不准,让我们感到基础教育的重要性。书法爱好者到一定的年龄,又要投稿,又要工作,所以经常会短期培训。短期培训也发现问题,大家只会去搞一些拼贴、放大临摹,短平快的那种手法。大家对经典作品细微的、趣味性的东西,理解得就少了、简单了。

张坤山十分钟爱北碑秦汉一路,喜欢它的质朴、稚拙、厚重和随意,但他也曾在其中走过一段弯路。“本来我写碑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全国书坛就已有了些影响,但在流行书风的影响下失去了辨别能力,也开始临摹一些诸如明清手札之类的法帖,并不是这些法帖不好,也不是流行书风不好,而是我自己不适合这类的书风,应该老老实实地在碑派体系上下功夫,这是我以后才认识到的。”

  写隶书的还是得从汉碑中经典的碑帖好好写,碑刻隶书、摩崖刻石都要写。这次临《石门颂》没有发现一件很精彩的作品。临《礼器碑》、《乙瑛碑》这些庙堂碑刻相对还可以,有几件作品还是不错的。建议作者要从经典的汉碑好好下一点功夫,打一个扎实的功底。而不是说为了入展而临帖,这样目光就有点短了。

上了小学后,张坤山又遇到了喜爱书法的孙炳跃老师。谁写的字好,孙老师就在谁的书法字上画圆圈。“那时候年龄小,都想让老师表扬自己,所以就拼命练习毛笔字。”

  王铎临的《圣教序》不像《圣教序》,他临的《阁帖》也不像《阁帖》,王铎就是王铎。他借用了一定字形,借用了笔墨的连贯,和一点趣味性的东西进行进一步的发挥,导致王铎的一种书法特点出来了。王铎经常“挂羊头卖狗肉”,说王铎学王羲之,实际上他写得跟王羲之风马牛不相及。但是他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统,他整天在临“二王”,他的字跟“二王”其实没有多少联系,这也是王铎的成功之处。

著名书法大师赵朴初生前曾这样评价张坤山的书法:“艺苑奋进数经年,华骨终现今人前,书坛奇葩又一朵,阳春白雪张坤山。”

  媒体和出版

 

  2013年,中国书协主办的首届临帖展获得了很多关注。四年过去,4月18日,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广东省文联主办的“全国第二届书法临帖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开幕,展览共展出652件书法临创作品。据了解,本届临书展共收到14323位作者投稿,最终评出参展作者229位。同时,在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投稿者中评出97位入展,共194件作品参加展出。展期至4月28日。

百余篇书法理论文章发表于专业刊物。出版有《张坤山书法集》、《张坤山书法艺术》、《张坤山书法论谈》、《张坤山画集》、《张坤山书法文集》、《张坤山真草隶篆行五体书法作品集》等多部专著。多有作品被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全国政协礼堂、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全国各地风景名胜、重要机构收藏刻石,或作为国家礼品赠送外国领导和国际友人。书法作品曾百余次参加由中国书协主办的一系列国家级权威性大展和大型国际书法展览,如国际书法展览,国际临书大展,国际书法交流展,世界华人书法展,当代著名书法家作品展,中国书协理事精品展,第二、三、四、五、六届全国展,六届中青展及正书展、行草展、楹联书法展、扇面展等。20余次在全国性书法大赛中获得金奖。多次担任全国全军展览评审委员。多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获得多种荣誉称号。

  只有号召广大的书法家、书法作者临帖,我们才有可能实现对中华民族书法文化的传承。很多有一定影响的名家,现在水平下滑得厉害,我想主要原因,就是不重视临帖了,总感觉我现在已经形成我的风格,可以在当代书坛立足。其实不是这样。中国书协举办临帖展,完全可以让这些重点书家、名家都来临帖,要起一个带头作用。同时学术上跟进,让专家学者对历史上这些经典临帖作一个科学的分析,看看究竟怎么临帖。

书法家简介

  不能为入展而临帖

图片 2

  就写隶书来讲,实际上还是要从汉碑入手。比如简帛书特别小,可能一公分大小左右,很多写简帛书的作者,写汉碑的基础不够,结果他要放很大,好像是表现书写性,实际上简单化了,包括一些成熟作者也反映出这个问题。为什么从汉碑入比较正?第一个它成熟,第二个它的书刻质量给咱们提供了很多信息。汉碑本身比简帛书体量上要大很多,用笔的过程也复杂很多,更能够体现隶书雄强博大这种气象。当然不是说反对简帛书,简帛书肯定是值得我们取法,但如何把书写性和隶书那种雄强大气的本质特征更完美结合,这是将来的一个课题。

虽然在国内外重大书法展上斩获颇多,张坤山对此却看得很轻。他认为,虽然获奖是对成绩和艺术造诣的一种肯定,但是不宜过分计较入展获奖与否。“时下举办的大展,尤其是全国性大展,获奖参展作品多数还是成功的,但一旦作品未能获奖或入选,千万不要失去信心,因为展览的评选有其偶然性的一面,即便是一等奖作品,也未必就真的是上品;没有入选或获奖的,也未必就很差。因为,这里面有很多方面的因素,如参展者实际水平的发挥是否正常等。”

  有些作者喜欢做“死抠”的功夫,比如铁线篆好像写的人很多,写到后来都像工匠,像美术字了。而体现作者才情、笔性、笔墨情趣这样的作品不多。你要在古帖基础上进行发挥,是要看功夫的。发挥主要看情趣有没有到,笔性好不好,造型还要相对合理。但是这样的作品不多,大家不敢发挥。大部分作品在实临与意临之间,既做不到有高度的意临,也做不到很严谨的那种实临。因为他要投稿,为了要选上,特别发挥才情的那种临帖他就不敢。

张坤山,1952年生,山东省淄博市人,海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业书法家,国家一级美术师。自1990年以来连任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鉴定维权委员会副主任,解放军美术书法院艺委会委员,海军美术书法院副院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贡献津贴。

  通过临帖展,我感觉到当下书坛里古法的缺失。我教学生,重点给学生讲临帖。我说临帖的过程就是一个寻觅古法的过程。古法找到了,我和古人就接上茬了,这样才能够走近古人,走近经典,才敢说我们对本民族的传统文化艺术实现一种传承。现在很多作品在和古人的衔接上,有的猛一看形做得还行,但是里面的基本点画,包括点画之间的韵律,感觉和古人不甚相合。

1952年,张坤山出生于淄博博山。受到家庭影响,十几岁时,他就开始接触毛笔字,接触书法。“父亲开了一间小文具店,经营各种文具。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一摞用毛笔写成的厚厚的账本。”

  我从来不主张学生意临、创临,那基本上就是自欺欺人的一种说法。你还没能临像,就要意临,肯定是不太好。临帖就老老实实地临帖,你不要老想着自己,应该想着古人。我对学生的要求是,每天只要拿起毛笔来写字,第一件事就是临帖。然后还要读帖,读和临并重,加深对帖的理解。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张坤山有幸临摹了大量的书法作品,其中不乏《多宝塔碑》、《玄秘塔碑》等珍贵的书法碑帖,其书法造诣飞速提高。虽然对书法十分爱好,但张坤山起初并未将此作为职业,而是在1975年正式入伍,成为了一名军人。1976年到了沈阳军区,成了一名政工干部。

  现在各行各业、各个艺术门类都在谈创新,国家在科技方面、经济方面创新是灵魂,但书法要慎重创新,不要轻谈创新。因为如果把创新的调子提得很高,唱得很响,那么书法上奇奇怪怪的东西就会出来,它离中华美学精神就渐行渐远。我们只有不断地寻根,不断地在传统基础上去追寻,才能体验到真正的书法的内在文化。

8月10日,记者在张坤山位于北京的书法工作室,采访了这位当代书法艺术大家。
记者 田根承 张亚军

  临帖要尽量忠实原帖

“其实,我后来对书法并未有过太多的执着,一直将其当成自己的一种爱好。在军队的时候,我在机关工作,其间一直没放下书法,但是也没想过能在书法界闯出什么样的名头。”

  这次展览当中,有些作者投机取巧,通过灯箱、拷贝等等手段,其实这最多叫做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临。这些作品已经被评委发现了,没有让它进入复评。临帖的目的是为了用,如果临不能用于创作,你这个临摹就失去应有的价值和意义。

从开始学习书法到能够写出一般性的书法作品,再到如今得心应手的书法创作,张坤山经历了若干艰辛的实践和理性的思考。这些实践和思考,也伴随着其创作的不断深入,逐渐调整、演变和提高,从而构建了别于他人的艺术风格。

  创作有不同的层次。比如写米芾的,你的内容可以是唐诗宋词,但是你的风格还是米字,这叫拟作或者仿作。像王铎临了好多《阁帖》,都是有胆识、有才情的意临,那个基本上可以叫做创作。还有一种是真正的创作,跟古人有明显距离,跟时人也有很大的距离,你就是你,但是又符合书法的审美规范,这才是真正的创作。只要有一点点看出有某一家的影子,这都不叫创作,都叫拟作。所以只要看出有某一家,几乎这个创作是失败的。但是对我们的国展来说,它不需要这样的高度。临帖展的创作也是在原有字帖的基础上进行创作,你不需要跟原帖拉开很大的距离,一定要看出你的渊源来,主要体现你的功力,体现你对古帖的理解,这是主要的。而作为真正的书法家,那是要跟古帖拉开明显距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